一周快讯 | 巴勒斯坦、爱尔兰、巴西、苏丹、南非、比利时、阿根廷

编者按:读者朋友们好!我们决定上线一个新栏目“一周快讯”,定于每周一或周二发布。我们将努力收集关于国际共运和进步事业的资讯,并提供给读者。感谢朋友们对“国际红色通讯”的关心和支持。

1、巴勒斯坦两名青少年被以色列士兵枪杀

2月8日,两名手无寸铁的巴勒斯坦青少年被以色列士兵开枪打死。他们的年龄分别是14岁和18岁。

去年3月以来,巴勒斯坦每周都有抗议活动。巴勒斯坦人认为,1948年以色列国成立后遭受驱逐的巴勒斯坦人有权重返家园。去年3月以来,以色列狙击手向和平示威者开枪,至少造成168名巴勒斯坦人死亡,17000多人受伤,其中包括医务人员和记者。以色列方面称,最近这起杀戮事件的起因是巴勒斯坦人向以色列士兵投掷石块。一名军方发言人称,他们是“按照标准作业程序”开火。

2、爱尔兰都柏林3万人游行,支持护士罢工

2月9日,上万人参加了支持罢工护士的游行,导致都柏林陷入停滞。

包括爱尔兰护士和助产士组织(Irish Nurses and Midwives Organisation)、精神病护士协会(Psychiatric Nurses Association)在内的游行组织者称,至少有3万人参加了示威活动。这些组织得到了其他行业工会的支持。

迄今为止,由劳工问题法院主持的会谈未能打破僵局,政府坚称其将解决除加薪之外的问题。然而,护士工会要求加薪12%,认为这对解决人力短缺是必要的。他们警告说,人力短缺对护理工作产生了严重不利的影响。

爱尔兰共产党也作为“反对低工资之伞组织”(Communities Against Low Pay umbrella organisation)的一部分参加了示威。爱尔兰共产党祝贺护士们,“尽管有来自体制的压力,以及大量的信息误导,你们仍然保持坚定。”“这场斗争需要所有工会和全体劳动人民的支持。”

3、巴西经济部长承诺大规模私有化,将实行“自由市场改革”

巴西经济部长保罗·盖德斯(Paulo Guedes)计划用激进的私有化计划,来实施“自由市场改革”。该计划的基础,是1973年美帝国主义策划政变后智利被迫采取的灾难性模式。他声称其计划对解决巴西经济问题是必要的,并警告说,该国的国有资产没有“神圣的奶牛”。

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盖德斯承诺将推出“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这需要打破国家干预,并废除使数百万巴西人脱贫的社会政策。这些政策是由前执政党劳工党提出的。

盖德斯是巴西百达投资银行(BTG Pactual)的创始人之一,也是芝加哥大学的毕业生。他声称劳工党领导下的巴西的特点是腐败,并宣称要结束劳工党的“社会主义负担”。

4、苏丹安全部队逮捕示威妇女并发射催泪弹

2月10日,苏丹安全部队向在第二大城市恩图曼(Omdurma)游行的妇女群众发射催泪弹。她们抗议要求释放之前反政府抗议期间被捕的妇女。数百人走上街头,他们游行到该市的妇女监狱,要求当局释放2月7日首都喀土穆大规模抗议中被捕的人,高喊:“苏丹妇女的斗争万岁”和“下台,就是这样”。示威者要求推翻在1989年政变中上台的巴希尔总统。

人权组织称,去年年底以来,已有50多人在和平示威中被当局用实弹射杀。

人们越来越关注被关押在监狱中的人的健康和福祉。据报道,一个多月以来,包括苏丹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两名成员Fathi Fadhi和Ali Saeed在内的老年囚犯被剥夺了医疗援助、药品以及家人探视的权利。

5、南非工会因失业问题举行全国罢工

南非全国各地的工会定于2月13日举行全国罢工。目前,南非正因私有化、紧缩和帝国主义而面临政府关门的局面。

南非工会大会(COSATU)称这次罢工得到了学校、医院、采矿和纺织等大多数行业工会的支持,罢工的原因是失业和私有化。南非统计局今天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底,仍有610万人没有工作,南非是世界上失业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南非共产党(SACP)支持罢工,要求制定一项国家战略来应对严重的失业问题。它在一份声明中称,根据广义的失业定义,南非真正的失业率高达38%,有980万人失业。

2月13日的行动,是南非工会大会主席西里尔·拉马弗萨(Cyril Ramaphosa)就职以来的第一次全国性罢工。

6、比利时全国罢工使国家陷入停顿

2月13日,比利时发生了4年来的首次全国性罢工,关闭了全国各地的机场、铁路和医院。三个工会呼吁罢工,抗议工资限制,并对首都布鲁塞尔的交通网络造成了重大干扰。北约各国的国防部长们当时正在布鲁塞尔开会。

工会要求取消目前0.8%的工资提高限制,提高工资1.5%,同时将最低工资提高10%。工会还要求实现就业稳定、工作与生活之间更好的平衡、体面的养老金,并加强社会安全与公共服务。他们希望,在5月大选之前,向首相查尔斯·米歇尔为代表的中右翼联盟施加压力。

7、数十万阿根廷人走上街头抗议紧缩政策

2月13日,数十万阿根廷人涌上街头,誓将把国家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推行的紧缩政策中拯救出来。抗议者警告说,这种政策是在“毁灭国家”。

抗议活动中,由工会和其他进步组织组成的联盟提出了“土地、住房和工作”的口号。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有超过20万人抗议。全国大多数主要城镇的街道上都发生了大规模抗议。

国家工人联合会(National Workers of the State Association)秘书长雨果·戈多伊(Hugo Godoy)说:“如果我们不上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将击败我们,我们的家园就将被摧毁。”这次示威,是反对阿根廷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紧缩政策的一系列大规模示威活动中的最新一次。

人们普遍反对去年马克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达成的一项协议,该协议被迫承诺今年实现零赤字,以换取571亿美元的贷款——这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历史上最大的一笔贷款。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在苏联,生活真是太无聊了

在苏联,生活真是太无聊了

In the USSR, life was boring

我已经意识到了苏联的主要问题。事实证明,在苏联,生活是乏味的。与周边的国家没有战争,没有分离主义,没有种族清洗,没有恐怖袭击,没有经济危机,更没有犯罪团伙——这是最无聊的。

在苏联,我们就没听说过像防暴警察之类的东西。当新切尔卡斯克发生了苏联历史上唯一一次起义时,结果发现没有特种部队来驱散示威者。没有水炮,没有催泪瓦斯,没有橡皮子弹和警棍——准确地说什么都没有。接到命令去驱散示威者的士兵们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民主的堡垒——美国,情况就大不相同了。新泽西州的暴乱以几百人死亡而告终。1992年,洛杉矶发生暴乱,死亡52人。巴尔的摩的暴乱,留下了数百具尸体。既然我没有指明遇难者的确切数字,这意味着有关该问题的数据是由世界上最民主的政府保密的。类似这些的事件还有几十个。

我不是在谈论那些在美国每天被警察杀害的手无寸铁的人们。上述情况都是在诸如水炮、装甲车、警棍、瓦斯、眩晕手榴弹、激光致盲武器和橡皮子弹之类的民主工具的支持下发生的。

在苏联,生活是无聊的。苏联一垮掉,乐趣就开始了。亚美尼亚人为了争夺卡拉巴赫同阿塞拜疆人打仗;德涅斯特河沿岸爆发了战争;格鲁吉亚对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进行了种族清洗;车臣恐怖势力出现了;在中亚,贩卖人口和走私毒品的犯罪团伙以指数的速度增长。这确实很有趣。

只要没有人能使美国崩溃,美国人就能把局势掌握在手中,能让另一个国家——南斯拉夫分崩离析。他们轰炸了塞尔维亚,搞出了科索沃圣战的飞地。他们入侵好几个其他国家,杀害了数百万人。他们在其他国家精心策划政变,在全世界范围内疯狂地建设军事基地。人们甚至用赌钱的方式,来预测美国下一个将要入侵谁。这就更有趣了!

有人可以将这些有趣的事儿,和在苏联时代可以得到的免费住房、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和免费的疗养院相提并论吗?而如今的人们,一个接一个地借贷款以平衡收支和购买医疗保险,同时享受着做两三份工作的乐趣。

苏联刚刚解体时,乌克兰人依旧过了一段时间枯燥的生活。他们的黑帮之间搞一些敲诈勒索、打架斗殴之类的事情。但这些依旧很无聊!乌克兰那时没有任何内战,没有种族清洗——什么也没有,晚上人们在厨房都不知道该聊些什么了。

有趣的事情随着广场骚乱而来。内战也来了,乌克兰人开始四处搜捕普京的间谍,波罗申科继续开展“我需要很多钱”的世界巡演(巡演取得了巨大成功,波罗申科还打算再多搞一些)。乌克兰公民终于有了一些谈资了——比如说,在修建俄乌边境的围墙时,亚采纽克能贪污多少钱。

如今,中东的冲突正在失控,这预示着另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同时,数百万阿拉伯难民正淹没欧洲。我们不禁有这样一种感觉,没有苏联的日子可以过得如此精彩。

来源:pravda.ru
翻译:喵古斯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