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社会主义者在选举中取得新进展

相关资料:

维多利亚州位于澳大利亚大陆东南端,占澳大利亚国土总面积的3%,是澳大利亚人口最密集、工业化程度最高、农牧业生产最为发达的一个州。该州首府为墨尔本。

维多利亚州在澳大利亚的位置

2014年11月,“维多利亚社会主义者”(Victorian Socialists)的前身“社会主义联盟”(Socialist Alliance)在该州下议院选举中获1728票,占比0.05%。

2018年11月,“维多利亚社会主义者”在下议院选举中获15442票,占0.44%;在上议院选举中获32603票,占0.91%。与四年前相比,社会主义者在今年的选举中取得了较大的进展。


对于一个2018年5月刚建立的政党来说,“维多利亚社会主义者”(Victorian Socialists)在11月24日的州选举中获得了一些出人意料的成果。

在北部大都市区(Northern Metropolitan Region。译者注:维多利亚州的一个选区,选民约50万人),它赢得了超过4%的选票,并在第一选择投票的19个政党位列第4,仅次于工党、自由党和绿党。

墨尔本市中心的人们可能比较熟悉社会主义和左翼思想,选举的结果却表现出了更多的内容,竞选运动能够吸引一批新的活动家。

直到9月,“维多利亚社会主义者”才决定在维多利亚州西部地区(Western Victoria Region)参选。它在这一地区赢得了0.75%的选票。这是几十年来社会主义者首次在这一农村地区参加竞选。

“维多利亚社会主义者”的支持者包括移民左翼群体、学生、青年工人、公共住房租户以及寻求真正解决方案的工会活动家,他们想要的不仅仅是工党的承诺。

人们普遍对社会主义的解决方案感兴趣。当我们第一次开始上门拜访(争取选票)时,一些新成员担心会遇到关于社会主义理论的争吵。但这些担心都没发生。

大多数人都没有对“社会主义者”这个词冷眼相看,无论他们是住在市区还是市外。从未见过社会主义者的人们,非常乐于接受我们为工人阶级群众所面临问题提出的实际建议,以及我们认为需要建立旨在满足人民需求的新制度的论点。

几十年来,工人们被告知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在大学或职业技术学院学习,找到一份好工作,这样就能够买房和拥有家庭。

在过去,这可能适用于工人阶级的一些部分。但对年轻一代来说情况并非如此:他们在大学里努力学习,然后努力找工作。

即使他们最终获得了高薪工作,他们也知道可能永远不会拥有一座房子。除此之外,现在大多数人的工作都不稳定。

资本家们的承诺——努力工作就能成功——已经失效。

人们的生活经历,戳破了资本主义构建的神话。世界各地都在发生类似的事情。

资本主义无法提供经济保障。此外,在解决人类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气候问题时,这一制度被证明是无能的。

在竞选期间,“维多利亚社会主义者”做了深思熟虑的决定,将重点放在工人阶级面临的经济问题上。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拒绝接受更广泛的社会问题——例如向难民开放边界、反对伊斯兰恐惧症和种族主义、保护妇女和性少数群体的权利,以及气候危机等问题。

但我们认为,关注影响劳动人民的经济问题是至关重要的,因为极右翼在这个问题上成功地欺骗人们,说他们的经济担忧是移民特别是非白人造成的。

社会主义者不能将如何解决经济问题的讨论,留给那些种族主义者和主流政治家。

所有工人阶级群众,无论种族、宗教、性别或年龄,都受到同样的经济形势和生活成本压力的影响。

因此,团结起来,为工人阶级解决失业、工作不稳定、无力负担住房和生活成本压力等问题而斗争是非常重要的,竞选活动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机会。

许多人,特别是年轻人,非常接受这样一种观点,即认为仅仅为特定的改革而斗争是不够的,我们需要消灭优先考虑利润而不是人民需求的制度。

“维多利亚社会主义者”的标志

“维多利亚社会主义者”的得票数很重要,如果将来能出现一名社会主义议员,那就更是了不起的胜利。尽管选票很重要,但是竞选运动不仅仅是选票。

它聚集了非常多的人,他们为支持竞选运动做出了卓越的努力。

上门拜访中出现了很多令人同情的故事。在布罗德阿罗(Broadmeadows)等工党稳拿议席的郊区,很明显工党多年来都没有进行过上门工作。在我们拜访的几千家住户里,我们找不到任何曾经被工党拜访过的人。

“维多利亚社会主义者”在布罗德阿罗(Broadmeadows。译者注:选民约4.4万人)的下议院选举中获得了7.73%的选票,刚刚超过了绿党。这反映了许多社会主义者的斗争的成果,我们为保卫福特(Ford)和伍尔沃斯(Woolworths)的工作岗位而斗争。

工党只把精力放在议席上,而忽视了工党稳拿议席的地区的基层。在布罗德阿罗的大多数投票站,只有维多利亚社会党和工党在选举日发放投票卡片。在一些投票站,工党很晚才出现。

“维多利亚社会主义者”在里士满(Richmond,译者注:人口约2.7万)赢了10%的选票。这样的投票结果,证明了亚拉(Yarra。译者注:里士满属于亚拉。亚拉人口约8.7万)市议员斯蒂芬·乔利(Stephen Jolly)多年来参与的基层运动的普及。

尽管右翼种族主义者正企图在主要政党和边缘政党内部巩固自己,但我们可以确信,人们对激进思想和社会主义思想的兴趣已经重新出现。

对社会主义运动的有组织一方来说,重要的是要关注人们对社会主义的兴趣的复苏,并帮助它发展,以便能够促进工人阶级社区赢得他们现在急需的改革。

竞选运动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一种方式,但基层运动也非常重要。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绿色左翼周刊》[澳大利亚]
译者:斑马
原文链接:https://www.greenleft.org.au/content/exceptional-result-victorian-socialists

澳大利亚中小学生罢课,要求对气候问题采取行动

11月28日学生们在堪培拉(Canberra)的示威

学生们对议员们说:“议会中尸位素餐的人,睁开眼睛看看”

  • 《绿色左翼周刊》[澳大利亚],2018年11月28日

2018年11月28日,数百名中小学生在澳大利亚联邦议会大厦前举行罢课示威,要求对气候变化采取严肃的行动。

随后,将有约30个城市、城镇的成千上万的学生走上街头。这是学生们“为气候而罢课行动”(Strike 4 Climate Action)的一部分。

北安斯利小学(North Ainslie Primary School)的学生所罗门·瓦萨罗蒂·布兰恩(Solomon Vassarotti Brann)对人们说:“如果政府说自己致力于应对气候变化,那么我想知道为什么它还会支持阿达尼(Adani)这样的有害煤矿,这会增加我们的温室气体排放。我想要为气候而行动。”

来自查普曼小学(Chapman Primary School)的尼娅(Nia)、洛洛·科恩斯维特(Lolo Cornthwaite)和艾斯拉·哈迪(Aisla Hardie)告诉人们他们为什么参与罢课:“因为气候正在变化。这是由人类造成的,而且变化得很快。我现在虽然不能投票,但我们也有公民权利。拥有未来和适合居住的世界,是我的权利之一。”

“我今天在这里,是想让政客们考虑他们正在做出的决定,以及这些决定对我们的影响。”迪克森学院(Dickson College)18岁的学生卡里斯·康尼克(Carys Connick)告诉抗议者们,她在8岁时来就曾担忧过地球的未来。

“但10年之后,丛林大火正在我们周围发生,肆虐的风暴正在席卷太平洋上的岛屿。由于我们对气候变化的不作为,动物灭绝的速度逐渐加快,生态系统逐渐瓦解。然而,政府并没有承诺在一定时间内降低碳排放量。我们没有采取行动,为我们国家的前沿和关键行业提供充足的可再生能源。我们没有对此立法。我们又建起了新的燃煤发电厂。我们新建的煤矿正在损害着我们脚下宝贵的土壤。他们似乎并不关心。看来,他们没有一点同情心。他们对人类和年轻一代的未来没有承担一点责任。现在既有新技术,也有为生存权而斗争的人们。但他们却只顾着为自己的利益而争斗。坐在议会大厦里的那些尸位素餐的人们,请你们睁开眼睛,抬头看看天,看看小行星怎样坠向我们的星球,怎样消灭我们。”

随后,大约100名抗议者进入议会大厦与议员见面。

11月30日布里斯班(Brisbane)的“为气候而罢课”行动

气候运动吸引了年轻一代的行动者

  • 《绿色左翼周刊》[澳大利亚],2018年12月10日

2018年底,澳大利亚再次开始了关于气候问题的全国性抗议行动。

独立候选人凯瑞·菲尔普斯(Kerryn Phelps)在温特沃斯(Wentworth)胜选,并向选民承诺将采取“有意义的环保行动”。随后工党采取了要求可再生能源至2030年达到50%的政策。研究者丽贝卡·亨特利(Rebecca Huntley)指出,这表明,“气候和环境问题”日益成为选民对“领导人的测验”。

然而,气候运动的最新力量——中学生,已经取代了这种温和派。

学生们厌倦了“议会中的尸位素餐的议员”,他们的参与必然为气候议题的讨论带来新的活力。

11月30日,成千上万的中小学生因大多数党派的不作为而感到愤怒,他们走出校门,要求对气候变化采取切实行动。抗议发生在大约30个城市和地区城镇,悉尼和墨尔本各有约1万人参加。

“为气候而罢课行动”是由澳大利亚青年气候联盟(Australian Youth Climate Coalition)组织发起的,这在学生们中间赢得了欢迎。这表明,最年轻的一代正在积极参与气候运动。

考虑到在未来几十年,受气候变化的影响最大的就是这些学生。所以学生处于运动的最前沿,这是至关重要的。

“为气候而罢课行动”鼓舞人心。成千上万的学生涌到议会门前并封锁了道路。巧妙的标语和旁观者的惊叹,都展示了人性中最美好的一面。

然而,这种势头需要持续下去,以确保抗议行动不会半途而废。

12月8日的“反对阿达尼煤矿”抗议,证实了学生们对改变的渴望。在年轻组织者的带领下,学生们发起了一场反对建设有害煤矿的抗议运动,这体现了气候运动的新活力。

学生越来越深入地参与抗议活动。这说明年轻人已经厌倦了被忽视,并且正在将事情的发展掌握在自己手中。

当然,任何有关气候变化的有意义举动,都必须明确其诉求。

正如法国的“黄背心”运动所表明的那样,工人阶级不应成为大公司罪行的替罪羊。全球100家最大的公司制造了全球70%的排放量,制度性改变的理由从未如此清晰。

这就是为什么逐步废弃塑料袋的使用,或在住宅上安装太阳能电池板之类的行动值得称赞。但是,这些行动最终还不足以改变利润大于一切的资本主义制度。

尽管参与运动的学生们在社会上没有权力,甚至无权投票,但他们仍然是全国气候运动的先驱。通过与工会、反种族主义运动和难民运动的密切联合,我们将是不可阻挡的力量。

11月30日澳大利亚各地的示威照片

  • 悉尼(Sydney):
  • 布里斯班(Brisbane):
  • 墨尔本(Melbourne):
  • 纽斯卡尔(Newcastle):
  • 珀斯(Perth):
  • 霍巴特(Hobart):
  • 伍伦贡(Wollongong):
  • 凯恩斯(Cairns):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绿色左翼周刊》[澳大利亚]
译者:猫柳东卿
原文链接:https://www.greenleft.org.au/content/student-tell-mps-dinosaurs-parliament-house-need-open-their-eyes

澳大利亚共产党关于伊朗的声明

澳大利亚共产党认为,抗议者对伊朗经济的不满是真实的,伊朗确实存在尤其是对工会会员的社会压迫和大规模的腐败问题。人民生活贫困,失业率居高不下。同时还有大量政治犯。

抗议活动从2017年的圣诞节开始,导火索是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领导的政府下令大幅削减食品和燃料补贴从而导致物价大幅上涨。很快,抗议活动转向要求推翻神权政权。其中至少有21人在抗议活动中丧失,超过1000人因为参与抗议活动而被捕入狱。

就在同一时间,以色列电视台第10频道披露了2017年12月12日以色列国家安全顾问梅尔·本-沙巴特(Meir Ben-Shabbat)和美国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H R McMaster)达成的秘密协议的一些具体内容。协议主要包括美以双方将采取行动,在以下几个方面制定针对伊朗的具体方案,以降低伊朗核武器和导弹威胁、遏制伊朗在叙利亚的影响力并阻止伊朗继续支持其盟友黎巴嫩真主党。

与此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试图向外界证明,美国政府攻击2015年美俄英法中德六国与伊朗达成的伊朗核问题协议的行为是无比正当的。

伊朗人民党谴责美国总统特朗普、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沙特国王发表的声明,他们

企图诋毁抗议活动的“真正的和正当的根源”,从而为伊朗政权镇压抗议民众的暴行寻找合理的依据。

沙特王储穆罕穆德·本-萨勒曼(Muhammad Bin-Salman)是特朗普政府在中东地区的最亲密盟友之一。他警告说,沙特将先发制人,“在伊朗内部发动战争”。

美国方面表示,伊朗是也门胡赛武装的主要支持者。2015年胡赛武装占领也门首都,引发了沙特对这个国家的血腥杀戮。美国和英国提供的武器被大量用于针对学校和医院的空袭行动。

面对这些公开行动,伊朗最高领袖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指责他的国家的敌人使用“金钱、武器、政治和情报机构为伊斯兰体制制造麻烦。”

伊朗人民党指出要警惕政府安全部队的卧底和挑衅者试图为镇压抗议活动而进行的任何辩护。

澳大利亚共产党的标志

澳大利亚共产党强烈谴责对伊朗内政的任何外国干涉。我们谴责美国于2018年1月4日提出的就伊朗局势召开联合国安理会紧急会议的呼吁。

澳大利亚共产党坚定地支持伊朗人民反对腐败的、压迫性的神权政府的斗争,支持他们真正的经济诉求和政治自由。

澳大利亚共产党始终与伊朗人民站在一起,并且号召全体党员和所有澳大利亚人共同行动起来,支持伊朗人民的斗争。

国际红色通讯译作,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源:澳大利亚共产党
译者:王恩明

澳大利亚共产党的报告 | 第19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

(Communist Party of Australia)
第19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2017年11月·圣彼得堡

我谨代表澳大利亚共产党,感谢俄罗斯联邦共产党和根纳季·久加诺夫总书记,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代表们筹备了这样一场令人难忘的、规模宏大的会议和庆祝活动。在俄罗斯举行这次国际会议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将我们召集到这片革命的热土,纪念革命的一百周年。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肯定会回顾到许多1917年革命时俄罗斯工人、农民和士兵取得的胜利。毫无疑问,如果不是为了庆祝他们的胜利,我们就不会在这里开会回顾和规划我们的工作。如果没有1917年的胜利,社会进步的道路将更加漫长和艰难,像澳大利亚共产党这样的社会主义政党的建立就要推迟很久。因此,我们党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以适宜的方式来庆祝十月社会主义革命。

第18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以来的背景

不幸的是,革命一百年后的政治和社会背景并不令人鼓舞。世界上许多地方的政治权利正在博弈中。以前被认为过于极端的政治势力,以及那些令人厌恶的反工人和种族主义势力,正在占据政治权力,他们提出的各项政治议程,也正极大地影响着很多国家的政策。工人和其他被剥削者在反抗,但是几十年积累的意识形态、法律体系,甚至对工人和其他被剥削者权利的直接进攻,让我们的力量仍显单薄。

自我们上次在越南会晤(译者注:2016年第18次共产党工人党国际会议是在越南河内召开的)以来,世界地缘政治局势恶化。美国面临的经济危机一直被隐瞒,如今危机加深,挑战美国经济霸权的对手越来越强,于是,美国帝国主义分子越来越鲁莽、越来越具有侵略性。认为特朗普政府不会持续或只是简单地延续由前任政府制定的政策方针的想法被证明是错误的,特朗普的当选标志着美国政府对有主见的主权国家和拒绝美国主导地位的新兴政治集团的军事和经济侵略升级。

我们看到,美国在中东直接介入和资助恐怖组织,决心要摧毁主权国家叙利亚;我们看到美国对东欧的干涉以及乌克兰与俄罗斯联邦的紧张局势;我们看到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威胁和经济破坏,以及巴西的政变;我们看到美国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挑衅。

澳大利亚政府已经比过去更加密切地参与了美国的战争计划。从伊拉克到叙利亚,美国为了霸权控制这些地区而发动战争,澳大利亚政府甘愿为此效劳。它助长了美国在南中国海的挑衅势头,并促使美国有胆量宣称有意愿发动对朝鲜的种族灭绝战争。澳大利亚政府对美国政府“轴心”统治(或印度洋-太平洋地区政治力量重归平衡)追加的承诺,包括建立新的军事基地(包括在达尔文的一个主要军事基地)和购买非常昂贵的军事装备。澳大利亚政府承诺在未来20年内花费超过1万亿澳元用于“国防”开支,并根据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要求,达到“国防”开支占GDP2%的指标。这是在偷窃澳大利亚人民的劳动所得,过高的军事开支降低了人民的生活水平,人民的基本权利受到限制。

苏联解体的影响

正如我们一直在预测的那样,苏联解体对全世界人民来说是一个悲剧。数百万人丧生,千百万人失去了原有的生活条件和权利。当前美国发动战争和制造动乱的行径反映了美帝国主义不顾在经济领域失去领导地位,维持其全球霸权计划的一贯策略。

美国长期的全球霸权计划还有未落实的部分。苏联的领土没有完全解体,阻碍其自由获取该国资源,他们想获得的资源包括西伯利亚的石油以及其他财富。中国的领土完整及其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本是让世界人民富裕起来的良好机遇,但是美帝国主义却将其看作严重的威胁。

美国意图瓜分这些竞争对手的领土并建立听命于它的傀儡政权。正是这种不正当的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意识形态,驱使它意图通过附庸国、军事基地、核武器和其它军事设施来围堵俄罗斯联邦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美国鲁莽的、反人民的计划让人类的生存发展和全世界的和平秩序危在旦夕。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一项重大任务是清晰认识威胁世界人民和平发展的根本原因,并建立广泛的和平运动(或者确切地说是“反战”)。我们党正在为此奋斗,但为了实现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总体战略,我们仍然应当加倍努力,通过建设社会主义,消除威胁和平的因素。

澳大利亚的局势在恶化

在许多外人看来,澳大利亚似乎已经躲过了最严酷的全球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这是个错觉,澳大利亚人已经遭受到政府雇员数量缩减、福利金数额下降和政府服务的缩水,工会遭到最可耻和毫无根据的指控调查。法律制度已被用来限制工会的权利,包括在工作场所接触工会成员的权利。政府成立了一支特别警察部队,以滋扰建筑工人及其工会,一旦罢工,就对工人罚款数千美元,或对一个工会罚款数百万美元。事实上,政府已经把罢工行动非法化了。与此同时,平均每周有一名工人在澳大利亚建筑工地上死亡。

在陷入困境的经济创造出的有限的工作岗位中,不稳定的工作占主导地位。少付工资或拖欠工资常见于零时合同(Zero hour contracts,译者注:指雇主雇佣员工却不保证给其安排工作的合同)中,外来工破坏了当地的薪资水平和就业条件,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的使用并不能减轻工人的负担,反而严重地减少了工人们可参与的工作数量。

澳大利亚的工会委员会正在发起反击但尚未奏效。我们党在工会的影响力有限,但是我们已经在工会行动中贯彻了富于战斗性的、阶级斗争的精神。

澳大利亚右翼的兴起

澳大利亚没有避免在类似的社会和经济领域的右倾走向。边缘种族主义团体攻击包括穆斯林和近来到达澳大利亚的移民在内的少数民众。对高失业率(包括青年失业率)的不满情绪,促使工会成员提出“澳洲的工作澳洲人做”的口号。像种族主义者、右翼民粹主义者波林·汉森(Pauline Hanson)的单一民族党(One Nation Party)等边缘派思想在国家和联邦议会中有一定代表性。

在政治势力的高度怂恿下,民众的反科学情绪上涨,特别是在应对气候变化的问题上。澳大利亚政府向化石燃料游说团体屈服,抵制国际社会限制二氧化碳排放所做的努力。政府的鲁莽,连同历届美国政府的破坏,正将地球置于险境。澳大利亚工人阶级面临的最紧迫的挑战是前面所说的统治阶级对工人及其工会的斗争。而且,统治阶级还通过媒体宣传大肆诋毁工会在澳大利亚工人眼中的形象,一度给工会造成了极恶劣影响,但是工会也在积蓄力量予以反击。当前在澳大利亚,许多问题都处在一种平衡的状态,悬而未决。国家正在使用的极权手段必须停止,这样澳大利亚才不至于继续朝着一个准法西斯国家的方向发展,我们开展运动的条件才不至于更加严苛。

国际红色通讯译作,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源:solidnet
译者:文载道

澳大利亚警察集会要求加薪

2017年8月16日,散步、游行、乘坐公交、骑警用自行车还有开着警车的警察们,来到了位于西珀斯山(the hill in West Perth)的西澳大利亚州议会大厦,表达他们提高工资的要求。州长马克·麦高文(Mark McGowan)领导的工党政府在今年3月上台后,违背了自己的承诺。

在这次州选举之前,当时的自由党政府的工资政策规定,在最近两年内,西澳大利亚州所有公共部门的工人,每年工资都会增长1.5%。

麦高文政府声称,已经意识到前任州长科林·巴奈特(Colin Barnett)的自由党政府造成的的金融混乱的严重性。在警察集会时,巴奈特碰巧也在场。现任政府决定将增长工资的幅度降低至:在最近两年内,每年增加1000美元。

7月11日,警察工会(Police Union)投票决定扩大行业行动,包括在9月7日前,对于轻微的交通和与酒有关的罪行,将用警告代替交由法院起诉。9月7日是西澳大利亚州讨论预算案的日子。为了表达对麦高文政府的不满,警察工会号召举行集会。聚集在议会大厦前院的近1000名警官,形成了一片蓝色帽子和黄色安全衣的海洋。

“社区和公共部门工会/公务员协会”还向全体成员发送了一条消息,鼓励他们团结一致。特别是因为,在警察局工作的会员们可能会受到政府立场的影响。“社区和公共部门工会/公务员协会”最近的一次会议上,代表们投票接受政府给出的工资,但他们仍然在为澳大利亚工党上台前作出的“无私有化”和“不外包”的承诺而斗争。

警察工会的州秘书乔治·蒂尔伯里(George Tilbury)在这次集会上讲道:“警察踏上议会的台阶,可不是一个好兆头”。这是25年来警察第二次在议会大厦前举行集会。蒂尔伯里代表警方说,政府取消了每年1.5%的加薪,另外还削减了警察的加班费,并提高乡村公租房租金至每年1500美元。

澳大利亚警察联合会的全国主席马克·卡罗尔(Mark Carroll)在集会上表示,澳大利亚各地的警察工会与将西澳大利亚州的成员“肩并肩地站在一起”。这次集会也通过了对政府和州长的不信任动议。高级警官们补充说,除非他们能按要求谈判,否则工党将输掉下一次大选。

本文作者理查德·泰特柳斯(Richard Titelius),是“社区和公共部门工会/公务员协会”(Community and Public Sector Union/Civil Service Association)的会员。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工人周刊 [澳大利亚]
译者:思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