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将在土耳其伊兹密尔举办

为讨论今年第21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的组织问题,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工作组会议于2019年6月8日在土耳其伊兹密尔(Izmir)召开。

25个党的代表参加了本次工作组会议:巴西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古巴共产党、塞浦路斯劳动人民进步党、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希腊共产党、匈牙利工人党、印度共产党、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伊朗人民党、朝鲜劳动党、黎巴嫩共产党、尼泊尔共产党、巴勒斯坦共产党、葡萄牙共产党、俄罗斯联邦共产党、西班牙共产党、南非共产党、土耳其共产党、乌克兰共产党、越南共产党、西班牙工人共产党、叙利亚共产党(统一)、共产党(意大利)、法国共产党。

工作组会议决定:第21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将由土耳其共产党和希腊共产党共同举办,地点是土耳其伊兹密尔,会议主题是“共产国际成立100周年。继续为和平和社会主义而战斗!”。

工作组会议还决定:组织共产党和工人党赴叙利亚声援团;并将于近日公布四份决议案,分别声援伊朗、叙利亚、苏丹、波兰四国的人民和党。

土耳其共产党

希腊共产党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SolidNet
译者: Mud Cake
原文链接:http://solidnet.org/article/CP-of-Turkey-CP-of-Greece-n-Izmir-the-21st-International-Meeting-of-Communist-and-Workers-Parties/

一周快讯 | 苏丹、捷克、土耳其、希腊、印度

1、苏丹当局暴力清场,致上百人死亡

2019年6月3日,苏丹快速支援部队(RSF)向在军方总部门前示威的人群开枪。反对派称,这一暴行已造成至少108人死亡。此前数周,一直有群众在军方总部门前示威。据称,在这一镇压之后,苏丹全国各地都有暴力冲突发生。

在苏丹革命中发挥重要作用的“苏丹专业人士联盟”(Sudanese Professionals Association)号召“将公民不服从行动进行到底,推翻过渡军事委员会的奸诈杀人犯,完成我国的革命”。

此前在5月30日,苏丹当局封闭了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在喀土穆的办公室。总部位于卡塔尔的半岛电视台发表声明称,苏丹当局的这一行为践踏了“媒体自由、记者行业以及人民了解真相的权利”。

2、捷克布拉格12万人示威,要求腐败总理辞职

捷克总理巴比什(Andrej Babis)是艾格富集团(Agrofert)的所有者。他因涉嫌为艾格富集团从欧盟非法获得200万欧元补贴而受到警方调查。

2019年6月4日晚,在布拉格街头,大约12万人示威要求总理巴比什辞职。“透明国际组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主任David Ondracka称,这一示威“为巴比什的政治棺材钉上了钉子”。

3、已经去世的土耳其记者被判监禁2年零1个月

2019年6月1日,8个月前死于癌症的记者卡德利·卡亚(Kadri Kaya)被土耳其法院判处监禁2年零1个月。卡德利·卡亚曾在土耳其东南部城市迪亚巴克尔(Diyarbakir)创立了DIHA通讯社,该社现已被土耳其政府取缔。

同时被判刑的还有其他5名记者,他们都被指控“故意帮助”恐怖组织。这几名记者曾发布的消息包括:要求释放人民民主党(People’s Democratic Party)议员;支持库尔德族在教学中使用本民族语言的权利;要求停止对库尔德工人党(PKK)的军事行动。

土耳其是对记者最不友好的国家之一。被监禁的土耳其记者,占全球被监禁记者总数的1/3还多。今年2月,欧洲记者联合会(European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称,土耳其监狱中至少有157名记者。

4、希腊共产党候选人当选帕特雷市长

2019年6月2日,希腊地方选举结束。在第二轮投票中,希腊共产党候选人科斯塔斯·佩雷提迪斯(Kostas Peletidis)以70.22%的支持率再次当选帕特雷(Patras)市长。科斯塔斯·佩雷提迪斯是一名医生,曾于2014年当选帕特雷市长,并任职至今。他一直站在工人阶级和人民大众一边,反对资产阶级政府的野蛮措施。

希腊共产党的候选人在其他四座城市也进入了第二轮选举,但未能当选市长,得票率分别为: Kaisariani 47.18%,Petroupoli 49.01%, Haidari 46.02%,Ikaria 42.82%。这四座城市上一任市长均为希共党员。

5、印共(毛)袭击,致政府军26人受伤

2019年5月28日早晨,在贾坎德(Jharkhand)邦,印度共产党(毛主义)武装人员用临时制造的爆炸装置炸伤26名政府军士兵。伤者大部分属于专门对付印共(毛)的特种部队,少部分属于其他部队。印度官方称,由于印共(毛)武装人员迅速逃离现场,政府军未与其发生直接交火。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国际主义 | 法、西、意三国码头工人拒绝为沙特货轮装运军火

图:意大利热那亚港的工会活动者

2016年3月以来,沙特对也门的战争已经导致至少5万人死亡,使得也门处于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饥荒之中。尽管沙特把学校、医院等民用设施作为攻击目标,英国、法国、美国等西方国家仍然在军事上支持沙特,并向沙特出售军火。

载重量2.6万吨的沙特货轮“巴里延布”(Bahri Yanbu)号从英国埃塞克斯(Essex)的蒂尔伯里(Tilbury)港出发。5月初,该船抵达法国勒阿弗尔(Le Havre)港,企图装运用于侵略也门的军火。法国工人的行动使其没能在勒阿弗尔港装上军火。

该船随后前往西班牙桑坦德(Santander)港,同样遭到了抵制。

离开西班牙后,该船又企图在意大利热那亚(Genoa)港靠岸。听闻军火已被装上开往热那亚港的火车,热那亚港工人于5月20日发动罢工,拒绝“巴里延布”号进入热那亚港。热那亚港工人声称,“港口对人民开放,对军火关闭”。

意大利劳工总联合会(CGIL)在当地的支部领导了这一罢工,一些反法西斯团体和反战团体也参与了行动。各团体发表联合声明说,他们只是在为“每天都在被杀死的平民们做一些小事”。

热那亚的一位工会活动家说,“这不是我们第一次谴责沙特对也门的战争,但是这是我们第一次为也门人民发动罢工和示威。热那亚有着光荣的斗争传统。热那亚港工人曾拒绝入侵越南的美国军舰靠岸,曾在1973年拒绝为智利政变者装运武器,还曾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中发动罢工。热那亚港、勒阿弗尔港、桑坦德港所发生的一切证明了码头工人的力量,证明了国际工人阶级的团结对阻止战争的重要性。”

据最新消息,该船又前往具有光荣传统的法国马赛(Marseille)港。5月29日,法国总工会(CGT)在马赛港的成员宣布,将“忠于自己的历史和和平观点”,“决不让任何武器装上船”。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晨星报》[英国]
译者: Mud Cake
原文链接:https://morningstaronline.co.uk/article/w/italian-dock-strike-blocks-deadly-cargo-headed-for-saudi-arabia

一周快讯 | 匈牙利、印度、斯里兰卡、土耳其、波兰、乌克兰、叙利亚

1、匈牙利工人党收集签名2.6万个,获欧洲议会参选资格

欧洲议会选举将于2019年5月23日至26日举行。匈牙利法律规定,一个政党只有收集2万个签名(包括姓名、地址、身份证号),才有资格提名欧洲议会候选人。蒂尔默·久洛(Gyula Thürmer)领导的匈牙利工人党(Hungarian Workers’ Party)收集了2.6万个签名,是具备参选资格的9个政党之一。

匈牙利工人党是欧洲共产党倡议的成员。该国际组织的成员中,已表态参加欧洲议会选举的还包括希腊共产党和共产党(意大利)。

2、印共(毛)埋设地雷炸死15名警察

2019年4月30日,印度共产党(毛主义)武装在马哈拉施特拉邦伏击了一辆面包车,造成车上15名警察和1名司机死亡。袭击方式为地雷爆炸。

当地警方表示,这一袭击可能是对去年4月警察打死37名毛主义者的报复行为。印共(毛)称去年4月的事件为“虚假的遭遇战”和“大屠杀”。

3、斯里兰卡人民解放阵线对爆炸事件发表声明

2019年4月21日,发生在基督教堂等地的数起爆炸事件造成至少300人死亡。斯里兰卡人民解放阵线(People’s Liberation Front)发表声明,强烈谴责这一野蛮袭击。声明称,政府有责任立即调查这一事件,将真相通报全国,并对犯罪者采取法律措施。

人民解放阵线还呼吁斯里兰卡人民,如果这一事件被用来制造族群和宗教的冲突,不要加入冲突的任何一方。人民解放阵线向遇难者家属致以深切的同情,并祝愿伤者康复。

斯里兰卡人民解放阵线是斯里兰卡最大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曾参与反对该国港口私有化的斗争。2015年议会选举中,人民解放阵线获54.4万票,占总票数的4.87%。

4、土耳其矿主造成301名工人死亡,只用坐牢5年半

2014年5月13日,土耳其Soma煤矿发生事故,301人遇难,160余人受伤。2018年7月,该煤矿公司首席执行官Can Gürkan被判15年监禁,出狱后3年内禁止经营煤矿。

近日,法院改判此人5年半监禁,并取消对其经营煤矿的限制。此人今年即可出狱。据称,该煤矿公司和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有着密切的联系。

土耳其共产党主办的《左翼报》对此评论称:在土耳其,正义只属于有钱人。

5、波兰华沙拆除希腊共产党烈士纪念碑

2019年4月,希腊共产党烈士尼克斯·贝洛恩尼斯(Nikos Beloyannis)在波兰华沙的纪念碑被拆除。拆除是在波兰希腊侨民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贝洛恩尼斯曾在二战期间与法西斯战斗,战后在希腊国内从事重建党组织的地下工作。他牺牲后,侨居波兰的希腊政治难民为他在华沙建立了纪念碑。

波兰共产党和希腊共产党均发表声明谴责了这一拆除事件。2018年12月,希共欧洲议会议员曾到华沙召开新闻发布会,声援波共及其机关报《黎明报》。2019年1月,遭受政治迫害长达数年的《黎明报》编辑被波兰法院宣判无罪。

6、乌克兰安全部门要求禁止《工人报》

2019年4月,乌克兰《工人报》(Rabochaya Gazeta)收到基辅法院的通知:安全部门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禁止《工人报》。

安全部门称,2018年5月在乌克兰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办公室搜查到了号召在胜利日拿起武器的宣传材料。安全部门还称,乌共中央总书记佩特罗·西蒙年科在演讲中使用“斗争”一词,是要武装夺取政权。他们以此作为要求禁止《工人报》的依据。

乌克兰共产党称,法院信封的邮戳上写着4月16日,而信封中的文件却写着4月18日。

1897年,基辅社会民主党人创办了《工人报》,只印了2期就被沙俄警察破坏。1957年1月1日,《工人报》恢复出版。在过去10年中,该报每日订阅量约为60万份。

7、阿夫林抵抗武装在巴卜和马尔厄打击亲土武装

4月26日,阿夫林解放军(Afrin Liberation Forces)在马尔厄(Mar’e)击毁亲土耳其武装瓦塔尼军(Jayshi al-Watani)的一辆汽车,造成的伤亡尚不清楚。

阿夫林解放军还突袭了驻扎在巴卜(Bab)达赫里巴什(Dakhlibash)村的亲土耳其圣战组织哈姆扎部队(Firqat al-Hamza),并阻击其援军,打死4人,重伤3人。

此外,阿夫林解放军还在该地区击中了亲土耳其武装分子的一辆摩托车,打死1人,打伤1人。

上述军事行动的战果如下:至少打死亲土耳其武装分子5人,打伤4人,缴获AK-47自动步枪3支,M240重机枪1挺,手机1部。

阿夫林解放军系2018年3月埃尔多安当局实施“橄榄枝行动”后,成立于阿夫林地区的反侵略游击队。同时成立的还有阿夫林猎鹰(Afrin Falcoon)及“橄榄之怒”作业室(“Wrath of Olives” operations room)两支武装。这些武装否认与叙利亚民主军及人民保卫军有直接联系。上述军事行动的意义在于,阿夫林反侵略游击武装已经东进到土耳其及其仆从军于2016年占领的、以阿勒颇省巴卜市为中心的“幼发拉底盾牌地区”展开抵抗行动,其作战区域已不再局限于阿夫林州。

8、美军一士兵被土军击毙

4月28日或29日,美国陆军第101空降师士兵米切尔·A·托马森(Micheal A.Thomason)在叙利亚科巴尼被土耳其军队击毙。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一周快讯 | 俄罗斯、澳大利亚、印度

1、反共主义的失败:70%的俄罗斯人对斯大林持正面看法

尽管资产阶级进行了数十年的反共主义、反斯大林的宣传,但是大多数俄罗斯人仍然对其在历史上的作用持正面看法。

更具体地说,列瓦达中心(Levada Center)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多达70%的人认为斯大林在国家历史上的作用“相当积极”,赞扬他打败了纳粹主义。与此同时,只有19%的人说他的作用是负面的。

2015年以来,尊敬斯大林的俄罗斯人的比例增长了12%,这是很典型的。

值得一提的是,列瓦达中心的研究表明,约瑟夫•斯大林的正面形象不仅在共产党支持者(传统上是苏联领导人的同情者)中得到提升,而且在其他政治团体中也得到提升。

2、数十万澳大利亚人集会,要求“改变规则”

4月10日,全澳大利亚的工人们集会要求改变针对普通民众的政治经济规则,仅墨尔本街头就有10万人游行。工会在14个城市和城镇组织集会,以推动“改变规则”运动(Change the Rules campaign)。工会称,自由党(Liberal Party)政府的领导,导致了30年来生活水平的最大崩溃,政府需要做出转变,将权力与财富由雇主转移到工人身上。

根据CEPU工会通讯部全国主席谢恩·墨菲(Shane Murphy)所说,澳大利亚最大的电信公司澳大利亚电信(Telstra)的6000名工人举行了罢工,反抗老板们强迫工人接受实际工资下降,他们的游行队伍不断壮大。他说:“澳大利亚电信的首席执行官安迪·佩恩(Andy Penn)赚取数百万澳元,却裁剪了数千个岗位,并企图强迫工人接受远低于通货膨胀水平的工资。”

维多利亚州州长、工党(Labour Party)成员丹尼尔·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也参加了墨尔本的集会。他表示很自豪能和工会成员一起游行,尽管“有些人将对他的决定提出批评”。他说:“数万人在墨尔本参加游行,向全国传递了一个清晰的信息——规则需要改变,我们需要一个平等的未来。人们厌倦了除了工资以外的上涨。”

在珀斯(Perth)、堪培拉(Canberra)和阿德莱德(Adelaide),也举行了大型集会。

澳大利亚工会联合会(Australian Council of Trade Unions)主席迈克尔·奥尼尔(Michele O’Neil)说,工会将把选举目标席位数量从21个提高到28个。到目前为止,竞选活动的成功意味着“比6个月前获得更多的席位”。

澳大利亚工会联合会书记莎莉·麦克马纳斯(Sally McManus)在珀斯的集会上说,工会将于这个周末在全国各地举行大规模上门拜访活动。

工党领导人比尔·肖顿(Bill Shorten)说,即将到来的选举(可能是在5月18日)应该会成为“关于工资的投票”,并将争取这样的政策:增强罢工和行业集体谈判的权力,限制雇主关闭工厂,对雇佣临时工实施更严格的监管,并打击虚假的自营职业。

就业和劳资关系部长凯利•奥多德(Kelly O Dowd)抨击了“企业与员工之间冲突”的说法,她表示:“萨利•麦克马纳斯(澳大利亚工会联合会书记)和比尔•肖顿(工党领导人)应当促进合作与协作,而不是冲突。”

3、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警告选举存在操纵行为

4月15日,左翼阵线(LEFT Front。译者注:印共(马)领导的选举组织)领导人向印度选举委员会(India’s Election Commission)提出投诉,称选民受到了阻止他们支持反对派候选人的暴力威胁。

4月14日,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总书记西塔拉姆·亚秋里(SitaramYechury)警告称:“如果操纵选举的行为像第一阶段那样继续,选举委员会可能失去信任。”

目前,选举新一届国家政府的投票正在进行中,右翼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要求印度人再次支持他领导的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以便赢得下一个5年任期。

浩大的选举过程分为7个阶段,共有100多万个投票站,从4月9日开始,到5月19日结束。约9亿选民正在参加投票。各政党将争夺下议院的543个议席。

反对党正在为击败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而团结起来。他们担心,伴随着印度对邻国巴基斯坦的好战姿态,这两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之间的紧张局势可能升级,暴力的印度教沙文主义和新自由主义政策正在抬头。

印共(马)总书记亚秋里谈到了西孟加拉邦等许多邦在选举第一阶段发生的大规模操纵行为。他说:“在特里普拉(Tripura)邦,操纵发生在多个层面。首先,有人企图禁止人们进入投票中心。其次,那些试图进入投票中心的人们受到威胁并被驱逐。”那些坚持投票的人,如果被认定是支持反对党,就会遭到殴打。

亚秋里呼吁选举当局进行调查,“在投票结束前2小时,投票站就关闭了。”他还警告说,新的电子投票系统正在失败,尽管政府正在推出之前多次谈论的现代技术。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土耳其共产党评2019年地方选举(获13万票)

1、17年前上台的正义与发展党(AKP)的危机加深了。无论是对正发党来说,还是对遵从正发党政权的反对党来说,选举都变成了一场危机。在选举后,资本的代表提出正常化(译者注:指换掉正发党)的要求,可能会暂时延缓这一危机。但是,土耳其终将进入严重的经济、政治和社会危机。

2、在安卡拉和伊斯坦布尔赢得地方选举的主要反对党的两位候选人,一位是民族主义运动党(MHP)的前党员,另一位则有着伊斯兰主义的倾向。显然,他们自己已经开始面临危机。社会中积累了17年的对正发党的不满,再次被共和人民党(CHP)转移到了正发党的意识形态方面。从这里,我们看不到人民的胜利或者希望。

(译者注:当选安卡拉市长的Mansur Yavaş,现在是共和人民党成员,2013年之前是民族主义运动党[MHP]成员。)

3、作为一个广泛联盟的代表,土耳其共产党的候选人法提赫·买买提·马乔卢(Fatih Mehmet Maçoğlu)赢得了通杰利省的地方选举。这一胜利在土耳其是有历史意义的。我们将和我们的朋友一起,尽一切可能将“人民市政”的观点扩大到全省。我们对通杰利省人民的选择表示祝贺。

4、尽管面临着种种挑战、不公和限制,土耳其共产党还是在选举中取得了一些胜利。在地方议会的选举中,土耳其共产党共获得超过13万票。在三大主要城市(伊斯坦布尔、安卡拉、伊兹密尔),党的票数明显地增加了。在Urla、Balçova、Narlıdere、伊兹密尔的Çeşme、伊斯坦布尔的Beşiktaş,党的票数都超过了1%,在Urla则是2%。

(译者注:土耳其共产党在2009年地方选举中得票约6.9万,在2011年大选中得票约6.4万。2011年后的选票数据不详。此次得13万票,与10年前相比几乎翻了一番。)

5、土耳其共产党在一些地区得到了较多的选票(这些地区本应成为人民市政的榜样),但是由于一些最新的事态发展而未能取得成功。土耳其共产党没有也不能将自己限制于选举领域。实际上,共产党人在许多新地区的影响扩大了,我们不应将某些地区的选举结果视为失败。相反,我们将这些地区视为我们的新阵地。

6、在各地的市长选举中,选民的决定受很多不同因素的影响。在这里,土耳其共产党的票数也增加了。事实上,许多投给土耳其共产党的选票是“抗议票”,但是结果清晰地表明,党从去年以来建立了自己的基础。正是那些想推翻土耳其现存制度并建立社会主义国家的人们,把票投给了共产党人。

7、投票给共产党的人们应当记住,他们的选择取得了显著的成果:在土耳其,希望正在增长。我们党将详细地研究选举结果,并投入到比选举时期更加紧张的工作中去,为的是让土耳其人民不再受制于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秩序。“我们和他们不在一条船上。”

8、我们对投票给我们或用各种方式支持我们的公民们表示感谢。

9、我们再次号召土耳其共产党的支持者,加入到我们的斗争中来。我们将一起变得更加强大:如果金钱有自己的王国,那么劳动人民就有自己的共产党!

土耳其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2019年4月1日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土耳其共产党网站
译者:Mud Cake
原文链接:http://www.tkp.org.tr/en/aciklamalar/we-will-not-allow-two-party-system

巴兰烈士照亮了我们的道路 | 土耳其/库尔德斯坦马列主义共产党

坚强的共产主义战士、谦虚的党的工作者、热情的指挥官、坚定的社会主义爱国者、马列主义共产党中央委员和驻罗贾瓦代表

伊拉姆·纳迈兹(巴兰·塞尔哈特)永垂不朽!

“……我们党获得了在罗贾瓦存在的权利,这当然是因为我们加入了革命,保卫并用斗争来确保它的胜利,并为这一事业洒下了鲜血……”

2019年3月23日清晨,土耳其/库尔德斯坦马列主义共产党(Marxist Leninist Communist Party ,MLKP)驻罗贾瓦代表巴伊拉姆·纳迈兹[Bayram Namez](巴兰·塞尔哈特[Baran Serhat])在土耳其占领军及其雇佣军同伙的袭击中牺牲。

马列主义共产党对此声明如下:

3月23日清晨,在土耳其国家及其匪帮同伙的卑鄙袭击中,巴伊拉姆·纳迈兹(巴兰·塞尔哈特)同志在罗贾瓦塞拉卡尼耶(Serekaniye, Rojava)光荣牺牲。当天清晨,他正如往常一样履行着他的革命职责。敌人在他的汽车上安放了炸弹。爆炸导致巴兰·塞尔哈特同志牺牲,他旁边的同志受伤。

巴兰·塞尔哈特同志是我党中央委员会以及库尔德斯坦委员会的成员,也是我党罗贾瓦组织的代表和指挥官。我党领导人之一巴兰·塞尔哈特同志遇袭绝不是偶然。这次袭击是苏鲁奇惨案的后续。而敌人制造苏鲁奇惨案(译者注:指2015年7月发生在土叙边境苏鲁奇镇的针对左翼集会的爆炸案,造成31人死亡100余人受伤,疑为“伊斯兰国”所为)的目的,是摧毁土耳其和库尔德斯坦人民共同革命的桥梁。

罗贾瓦革命开始后,我们党一直奋战在第一线。从科巴尼(Kobane)到拉卡(Raqqa),从曼比季(Minbij)到阿夫林(Efrin),在每一处前线,都有我党战士为打击土耳其国家的同伙匪帮而牺牲。殖民主义法西斯土耳其企图借助其同伙匪帮,来实现自己征服罗贾瓦和叙利亚北部的计划。我们党为挫败这一计划发挥了关键作用。

在罗贾瓦的5年中,巴兰同志作为我党武装的思想、政治、组织和军事领导人而工作。他教育了很多同志。为了罗贾瓦革命的胜利,他付出了他的思想、他的劳动、他的爱和他的革命热情。他一直工作在第一线。他领导建立了国际自由阵营(International Freedom Battalion)。

巴兰同志以其革命胆略、觉悟和自我表现,代表着我们党的领导力量,为革命做出了自我牺牲。他是全天候的革命者。无论革命任务是大是小,他都将革命的热情和关切注入其中。

巴兰同志将军事战斗与政治、组织工作相结合,培养了政治和组织上高素质的干部、指挥官和战士。他领导我党军队致力于革命民主建设和保卫罗贾瓦革命。

巴兰同志参与建立并发展了人民联合革命运动(Peoples’ United Revolution Movement)。他努力实施人民联合革命运动的决策,使得革命队伍言行一致。他以关于中东地区革命的深刻观点,贯彻着统一的革命路线。

巴兰同志是来自库尔德斯坦北部塞尔哈特地区的库尔德族共产党人。2003年至2006年,他身处狱中。监狱生活使他变得更加优秀和坚定。他将囚室变为了革命的学校。监狱生活结束后,直到光荣牺牲,他都是我党库尔德斯坦委员会的成员。

巴兰同志对我党社会主义爱国主义战线的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他置身于这一战线的最前线。他将合法斗争与非法斗争结合起来,将组织工作与政治军事斗争结合起来。无论在哪,他都高举“解放库尔德斯坦”的旗帜并身体力行。

殖民主义法西斯匪帮必须明白,无论是苏鲁奇惨案之类的屠杀,还是对巴兰·塞尔哈特等领导干部的卑鄙袭击,都不能阻止我们的革命进程,都不能阻止我们争取自由和社会主义的斗争,都不能阻止我们解放库尔德斯坦的梦想。

可耻的敌人们必须明白,我们党像巴兰·塞尔哈特一样的同志是无穷无尽的。由巴兰·塞尔哈特同志培养的男女指战员们已经准备好接过他的旗帜。

不管你们做什么,我们都会成长壮大并像雪崩一样袭来。我们已经将烈士们的梦想推入枪膛。我们将会用枪弹创造出巴兰的风暴。你们阻止不了我们。我们将继续保卫和建设罗贾瓦革命。我们将摧毁你们的殖民主义法西斯政权。我们将解放库尔德斯坦。女青年和男青年们,请走向前来,走向党的队伍,成为像巴兰一样的人!

我们是巴兰·塞尔哈特的党,你们阻止不了我们!马列主义共产党是不可战胜的!巴兰同志永垂不朽!

中东革命万岁!

自由和社会主义万岁!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ICOR网站
译者:杨树 
原文链接:https://www.icor.info/2019-1/bayram-namaz-illuminates-our-path

土耳其共产党员当选通杰利省长

根据非官方消息,在2019年3月31日的地方选举中,土耳其共产党候选人法提赫·买买提·马乔卢(Fatih Mehmet Maçoğlu)当选通杰利省(Tunceli Province,旧称德西姆Dersim)省长。

通杰利省将成为土耳其历史上第一个由共产党执政的省份。

通杰利省的选民总数为56943人,总人口超过86000人。根据非官方消息,土耳其共产党候选人马乔卢赢得了32.37%的选票。其他党派的得票数分别为:人民民主党(HDP)28.95%,共和人民党(CHP)20.86%,正义与发展党(AKP)14.11%。

通杰利省在土耳其的位置

根据土耳其数据研究所(Turkey Statistical Institution)的信息,通杰利是2016年生活质量指数最高的省份,而且是人口受教育程度最高的省份之一。2017年,通杰利的人均读书数量位列全国第五。

此前,马乔卢是通杰利省奥瓦哲克(Ovacık)地区的市长。任职期间,他作为“共产党市长”而著称。

奥瓦哲克地区在通杰利省的位置(左上方粉色部分)

他因推动合作农业生产模式而闻名。奥瓦哲克和邻近地区通过这一模式生产大豆、鹰嘴豆和蜂蜜。他领导的地方当局为合作农业提供农业补贴,包括种子和柴油,并保证收购。此外,马乔卢管理下的奥瓦哲克地区还以财政透明而闻名。

在选举胜利后,马乔卢告诉《左翼报》(soL,土耳其共产党机关报):“地方政务的大门将向公众开放,我们将同人民一起管理地方政务。”

土耳其共产党员马乔卢

“我们将把从奥瓦哲克地区开始的生产和管理制度扩展到其他地方”,将召集公开会议,以便找到共同管理通杰利省的最佳方式。马乔卢向所有信仰社会主义、支持竞选的人们表示感谢。他最后说道:“我们将向整个国家证明,社会主义的榜样是可行的。”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左翼报》[土耳其]
译者:Mud Cake 
原文链接:http://news.sol.org.tr/tkp-wins-dersim-municipality-turkey-175789

一周快讯 | 土耳其、叙利亚、库尔德

1、土耳其共产党为地方选举提名候选人

土耳其地方选举将于3月31日举行。2月10日,土耳其共产党发布了竞选公告,并在不同城市和地区提名候选人。

土共的竞选口号是“我们不在一条船上”(译者注:和资产阶级)。土共还为三座最大的城市——安卡拉、伊斯坦布尔、伊兹密尔,分别提名一位女党员作为市长候选人。

2、土耳其人民民主党选举海报因“毛主义”被禁

3月17日,土耳其当局在东南部城市没收了人民民主党(People’s Democratic Party)张贴的库尔德文竞选海报。

当日,通杰利联合革命派(DersimUnited Revolutionaries)的一名选举官员被拖进警察局。这是对言论自由的攻击。警方要求其对出现在通杰利省纳济米耶区(the Nazimiye district of Dersim)的人民民主党选举海报做出解释。海报上写着“毛是我们的”(Ye Mao (Is ours))。

警方告诉这位反对派人士,海报上不允许使用“毛”这个词,并指责该党宣传毛主义思想。

警方下令将所有印有“毛”字样的海报撤下并予以没收。

土耳其地方选举将于3月31日举行。人民民主党试图在选举中夺回各省市的控制权。

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已发出威胁,将人民民主党称为“恐怖分子”。

3、叙利亚库尔德官员呼吁欧洲不要放弃库尔德人

2月,叙利亚库尔德人的民主联盟党(Democratic Union Party)的外围组织争取民主社会运动(Movement for a Democratic Society)的官员Aldar Khalil呼吁欧洲各国,在反对“伊斯兰国”的斗争结束后,不要放弃叙利亚库尔德势力,“建立国际部队,保护库尔德人免遭土耳其侵犯”。

该官员说,欧洲国家在政治上和道德上对库尔德人负有责任。为在叙土边境建立缓冲区,该官员特别要求法国:“在联合国安理会提出议案,在土耳其人和我们之间部署国际力量,并保护我们的空域。”

他还声称,如果美国和欧洲不给库尔德人提供保护,那么库尔德人将不得不向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寻求帮助。他说:“我们将同叙利亚政权达成协议,他们会在边境部署军队来保护我们。我们将坚持自治,希望有边境卫队来保护库尔德人。边境卫队将由叙利亚军队指挥,但是由我们的部队组成。作为交换,我们将同叙利亚政权分享库尔德地区的石油收入。我们能够达成一致,使用叙利亚政权的旗帜。”

此前,巴沙尔·阿萨德曾宣称,只有叙利亚国家才是库尔德人的保护者,同时拒绝各种去中心化的方案。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一周快讯 | 阿尔及利亚、巴林、以色列、圭亚那

1、阿尔及利亚总罢工迫使总统放弃连任

2月22日,阿尔及利亚人民走上街头,抗议总统布特弗利卡(Bouteflika)不顾政治危机、腐败严重和自身健康问题,谋求第五次连任。3月11日,布特弗利卡宣布放弃再次竞选总统。然而,随着示威活动继续高涨,总统的妥协似乎并没有减轻人民对政权的愤怒。

3月8日,阿尔及利亚发生了28年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活动。警方用催泪瓦斯驱散人群,195人被安全部门逮捕。

国营碳化氢勘探生产运输和销售公司(Sonatrach)拥有12万职工。该公司的工会会员在哈西梅苏德(Hassi Messaoud)和哈西伯克金(Hassi Berkine)油田发动了罢工。

阿尔及利亚是世界第六大天然气出口国。该国的能源行业贡献了30%以上的GDP,以及95%以上的出口收入。能源行业的罢工是政府面临的主要挑战。

此前,全国电力和天然气工人工会(The National Union for Electricity & Gas Workers [Snateg])敦促所有工人参加为期五天的总罢工。该工会秘书长阿布德卡德·科瓦菲(Abdelkader Kouafi)说:“让今天成为新时代的开始吧。我们都上街,不要害怕警察和政府的威胁,要去支持和赞颂人民。(总统)不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不可以开始第五个任期。布特弗利卡的时代过去了,任何对工人的威胁,都将在不久的将来得到审判。”

2、巴林反对派领袖因在推特上批评苏丹总统而入狱

图:易卜拉欣·谢里夫的画像

3月13日,巴林前反对派领导人易卜拉欣·谢里夫(Ebrahim Sharif)因在推特上批评苏丹独裁总统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而被判处6个月监禁。

去年12月25日,谢里夫在推特上号召结束暴政、给苏丹人民自由。他用“苏丹各城市起义”这个词,抨击苏丹政府加剧了局势,恶化了穷人的生活条件。随后,该国基层刑事法院判处谢里夫监禁,以及500巴林第纳尔(约1300美元)罚款,缓期执行。

谢里夫是全国民主行动协会(National Democratic Action Society [Wa’ad]。(译者注:巴林最大的左翼政党,倾向是社会主义和阿拉伯民族主义)的前领导人。该协会今年早些时候被巴林政府取缔。

12月30日,他被公诉人告上法庭,理由是“侮辱一国元首”和要求苏丹总统巴希尔辞职。

巴林人权与民主研究会(Bahrain Institute for Rights and Democracy)强烈谴责这一判决,并要求巴林当局撤销指控。巴林人权与民主研究所负责人赛义德·艾哈迈德·瓦岱伊(Sayed Ahmed al-Wadaei)说:“今天的判决是对言论自由的一记耳光,显示了我国统治家族的偏执。他们不许人们揭露他们的阿拉伯独裁者同伴。”

人权组织称,苏丹的抗议活动遭到了当局的暴力镇压,已有近60人在与安全部门的冲突中丧生。1989年政变上台以来,巴希尔一直统治着苏丹。2009年,他成了被国际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起诉的首位在任总统,罪名是指挥针对达尔富尔(Darfur)平民的强奸、谋杀和抢劫的协调行动。

3、以色列军队阻止消防车救火,致两名巴勒斯坦儿童丧生

3月6日,以色列当局阻止消防队在约旦河西岸希伯伦老城(Hebron’s Old City)救火,造成两名巴勒斯坦儿童丧生。两名儿童分别是3岁的哥哥瓦德·拉巴吉(Waed Rabaji)和18个月大的妹妹马拉·拉巴吉(Malak Rabaji)。另有一名受伤严重的儿童正在希伯伦政府医院抢救。

视频显示,在通向火场的狭窄道路上,消防车遭到了以色列士兵的拦截。尽管当地居民喊道“快为孩子打开大门”,士兵们仍然不为所动,使得消防车无法到达起火建筑,孩子们被困在里面。警方发言人洛伊·阿兹卡特(Loai Arziqat)上校在一份新闻声明中证实,有两名儿童死亡,但没有透露更多细节。

以色列军队经常在占领区拦截紧急车辆。根据巴勒斯坦人医疗救助组织(Medical Aid for Palestinians)的统计,2015年以来,以色列已经123次禁止救护车通过检查站。在同一时期,占领区发生了386次对红新月会(译者注:国际红十字会在伊斯兰世界的分支机构)车队的攻击,105辆救护车受损。

以色列的行为已违反国际法。《日内瓦第四公约》(Fourth Geneva Convention)规定,“占领国必须确保充分的卫生和公共卫生标准,并向被占领人口提供粮食和医疗。”

图:英国消防员工会

与巴勒斯坦消防机构关系密切的英国消防员工会(BRITAIN’S Fire Brigades Union)对以色列国防军的行动表示谴责,并呼吁英国外交部向以色列政府提出正式控诉,要求其确保在非法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上允许人道主义机构的自由活动。

4、英国计划在圭亚那建军事基地,遭当地人民抵制

据披露,英国国防大臣加文·威廉姆森(Gavin Williamson)计划在圭亚那领土上建立军事基地。截至目前,圭亚那政府官员拒绝对威廉姆森的这一计划表态。

圭亚那人民担心本国被用作对邻国委内瑞拉进行军事入侵的中转站。

争取人民胜利组织(Organisation for the Victory of People)的发言人杰拉尔德·佩雷拉(Gerald Perreira)为《斯塔布鲁克新闻》(Stabroek News)撰文警告称,任何基地都只能“建在我的尸体上”。

他说:“我们的人民没能抵抗奴役、人身依附、殖民主义等白人至上主义的行为,因此管理我们国家的新殖民主义代理人能够践踏我们的尊严、主权和独立。我们决不允许这样。”

他还表示,圭亚那人民将抵制英美建立军事基地。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