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中的共产党和左翼党派

2019年5月23日至26日,欧盟各成员国举行了欧洲议会选举。在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选举结果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反映各党派乃至各阶级的力量大小和成熟程度,故整理此文供读者朋友参考。

文中收录的主要是主张共产主义或民主社会主义的党派,即“激进”程度不低于欧洲左翼党(Party of the European Left)的党派,未收录社会党国际(Socialist International)的成员。如有错误或遗漏,敬请读者纠正、补充。

1、奥地利

奥地利共产党(KPO)得票3万,占比0.8%;是欧洲左翼党成员。

2、比利时

比利时工人党(PTB)首次进入欧洲议会,当选欧洲议员1人(比利时有欧洲议会议员21人);是欧洲联合左翼-北欧绿色左翼议会党团(GUE/NGL)成员。

3、保加利亚

4、克罗地亚

5、塞浦路斯

塞浦路斯劳动人民进步党(AKEL)当选欧洲议员2人(塞浦路斯有欧洲议员5人);是欧洲左翼党观察员、欧洲联合左翼-北欧绿色左翼议会党团成员。

6、捷克

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KSCM)得票16.5万,占比6.94%;当选欧洲议员1人(捷克有欧洲议员21人);是欧洲左翼党观察员、欧洲联合左翼-北欧绿色左翼议会党团成员。

7、丹麦

红绿联盟(Red-Green Alliance)得票15.2万,占比5.5%;当选欧洲议员1人(丹麦有欧洲议员13人);是欧洲左翼党成员、欧洲联合左翼-北欧绿色左翼议会党团成员。丹麦共产党(DKP)参与红绿联盟。

8、爱沙尼亚

9、芬兰

左翼联盟(Left Alliance)得票12.6万,占比6.9%;当选欧洲议员1人(芬兰有欧洲议员13人);是欧洲左翼党成员、欧洲联合左翼-北欧绿色左翼议会党团成员。

芬兰共产党(SKP)得票0.4万,占比0.2%;是欧洲左翼党成员。

10、法国

法国共产党(PCF)得票56.5万,占比2.49%;是欧洲左翼党成员。

工人斗争(Lutte Ouvriere)得票17.6万,占比0.78%;是托洛茨基主义组织。

革命共产党(Parti revolutionnaire communistes)得票0.1万,占比0.01%;是欧洲共产党倡议(Initiative of Communist and Workers’ Party)成员。

11、德国

德国左翼党(Die Linke)得票205.6万,占比5.5%;当选欧洲议员5人(德国有欧洲议员96人);是欧洲左翼党成员、欧洲联合左翼-北欧绿色左翼议会党团成员。

12、希腊

激进左翼联盟(SYRIZA)得票134.4万,占比23.76%;当选欧洲议员6人(希腊有欧洲议员21人);是欧洲左翼党成员、欧洲联合左翼-北欧绿色左翼议会党团成员。

希腊共产党(KKE)得票30.3万,占比5.35%;当选欧洲议员2人;是欧洲共产党倡议成员。

欧洲现实主义不服从阵线(European Realistic Disobedience Front)得票16.9万,占比2.99%;建立于 2018年,其领导人是激进左翼联盟政府前财政部长Yanis Varoufakis。

希腊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Front of the Greek Anticapitalist Left)得票3.6万,占比0.64%;是托洛茨基主义组织。

希腊马列主义共产党(M-L KKE)得票1.2万,占比0.22%;是毛主义组织。

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者组织(Organization of International Communists of Greece)得票0.5万,占比0.09%;是托洛茨基主义组织。

13、匈牙利

匈牙利工人党(Workers’ Party of Hungary)得票1.5万,占比0.42%;此次选举前曾收集签名2.6万个;是欧洲共产党倡议成员。

14、爱尔兰

新芬党(Sinn Fein)得票19.6万,占比19.5%;当选欧洲议员3人(爱尔兰有欧洲议员11人);是欧洲联合左翼-北欧绿色左翼议会党团成员。

争取变革独立者(Independents 4 Change)得票12.4万,占比7.4%。

15、意大利

左翼(Sin)得票47万,占比1.75%;该选举联盟主要由意大利左翼党(Italian Left,欧洲左翼党观察员)和意大利重建共产党(Communist Refoundation Party,欧洲左翼党成员)组成。

共产党(意大利)(Communist Party, Italy)得票23.6万,占比0.88%;是欧洲共产党倡议成员。

16、立陶宛

17、拉脱维亚

18、卢森堡

卢森堡共产党(KPL)、卢森堡左翼党(DL)均参加了此次选举,票数不详。可参考2018年两党在卢森堡议会选举中的数据:

卢森堡共产党得票4.5万,占比1.3%。

卢森堡左翼党得票19.4万票,占比5.48;是欧洲左翼党成员。

19、马耳他

20、荷兰

荷兰社会党(SP)得票18.5万,占比3.4%,是欧洲联合左翼-北欧绿色左翼议会党团成员(2019年未能进入欧洲议会,此前曾进入过欧洲议会)。

21、波兰

22、葡萄牙

葡萄牙统一民主联盟(CDU)得票22.8万,占比6.88%;该选举联盟由葡萄牙共产党(PCP)和葡萄牙绿党(PEV)组成;当选欧洲议员2人(葡萄牙有欧洲议员21人),均为葡共党员。

工人共产党(Workers’ Communist Party)得票2.7万,占比0.82%;是毛主义组织。

社会主义替代运动(Socialist Alternative Movement)得票0.7万,占比0.2%;是托洛茨基主义组织。

23、罗马尼亚

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党(Romanian Socialist Party)得票4万,占比0.44%;是欧洲左翼党成员。

24、斯洛伐克

25、斯洛文尼亚

斯洛文尼亚左翼党(The Left)得票2.9万,占比6.34%;是欧洲左翼党成员。

26、西班牙

联合我们能-联合左翼(Podemos-IU)得票225.2万,占比10.05%;当选欧洲议员6人(西班牙有欧洲议员54人);该选举联盟由联合我们能(Podemos)和联合左翼(IU,西班牙共产党[PCP]组建的选举组织)组成。

西班牙人民共产党(PCPE)得票2.9万,占比0.13%。

西班牙工人共产党(PCTE)得票1.9万,占比0.09%;是欧洲共产党倡议成员。

红色趋势(Corriente Roja)得票1万,占比0.04%;是托洛茨基主义组织。

27、瑞典

瑞典左翼党(Left Party)得票占比6.8%(票数不详);当选欧洲议员1人(瑞典有欧洲议员20人);是欧洲联合左翼-北欧绿色左翼议会党团成员。

28、英国

新芬党(Sinn Fein)得票12.7万,占比0.7%;当选欧洲议员1人(英国有欧洲议员73人);是欧洲联合左翼-北欧绿色左翼议会党团成员。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维基百科
译者: Mud Cake

国际主义 | 法、西、意三国码头工人拒绝为沙特货轮装运军火

图:意大利热那亚港的工会活动者

2016年3月以来,沙特对也门的战争已经导致至少5万人死亡,使得也门处于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饥荒之中。尽管沙特把学校、医院等民用设施作为攻击目标,英国、法国、美国等西方国家仍然在军事上支持沙特,并向沙特出售军火。

载重量2.6万吨的沙特货轮“巴里延布”(Bahri Yanbu)号从英国埃塞克斯(Essex)的蒂尔伯里(Tilbury)港出发。5月初,该船抵达法国勒阿弗尔(Le Havre)港,企图装运用于侵略也门的军火。法国工人的行动使其没能在勒阿弗尔港装上军火。

该船随后前往西班牙桑坦德(Santander)港,同样遭到了抵制。

离开西班牙后,该船又企图在意大利热那亚(Genoa)港靠岸。听闻军火已被装上开往热那亚港的火车,热那亚港工人于5月20日发动罢工,拒绝“巴里延布”号进入热那亚港。热那亚港工人声称,“港口对人民开放,对军火关闭”。

意大利劳工总联合会(CGIL)在当地的支部领导了这一罢工,一些反法西斯团体和反战团体也参与了行动。各团体发表联合声明说,他们只是在为“每天都在被杀死的平民们做一些小事”。

热那亚的一位工会活动家说,“这不是我们第一次谴责沙特对也门的战争,但是这是我们第一次为也门人民发动罢工和示威。热那亚有着光荣的斗争传统。热那亚港工人曾拒绝入侵越南的美国军舰靠岸,曾在1973年拒绝为智利政变者装运武器,还曾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中发动罢工。热那亚港、勒阿弗尔港、桑坦德港所发生的一切证明了码头工人的力量,证明了国际工人阶级的团结对阻止战争的重要性。”

据最新消息,该船又前往具有光荣传统的法国马赛(Marseille)港。5月29日,法国总工会(CGT)在马赛港的成员宣布,将“忠于自己的历史和和平观点”,“决不让任何武器装上船”。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晨星报》[英国]
译者: Mud Cake
原文链接:https://morningstaronline.co.uk/article/w/italian-dock-strike-blocks-deadly-cargo-headed-for-saudi-arabia

白俄罗斯工人共产党论卢卡申科政府的阶级本质

图:白俄罗斯工人共产党的标志
  • 2019年2月16日至17日,为研究各国共产主义斗争的历史教训并交换经验,欧洲共产党倡议(European Communist Initiative)的各成员党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召开了以“为共产主义而斗争:百年政治遗产”(Struggle for Communism: 100 Years of Political Heritage)为主题的研讨会。本文是苏联共产党白俄罗斯共和国组织(白俄罗斯工人共产党)[Belarusian Republican Organization-Section of the CPSU,Belarusian Communist Party of Workers]第一书记什科利尼科娃(Школьникова Л.Е.)的发言 。原标题为《卢卡申科政府的阶级本质》。

尊敬的同志们!

20世纪末,由于1991年8月右翼保守派资产阶级在莫斯科的政变,以及随后苏联的解体,白俄罗斯形成了国家资本主义。

政权仍然掌握在那些过去给资产阶级开路、和他们沆瀣一气的统治阶级官僚手中。而他们实行的体制,用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自己的话来说:“是市场社会主义,而不是社会主义。”

许多人仍然把白俄罗斯看作是苏联的遗产、前苏联国家里的社会主义孤岛等等。遗憾的是,这是错误的。工人和他们的盟友——农民以及服务于人民的知识分子被全面剥夺权力,他们并不能支配曾是公有制性质的国有生产资料,能够支配这些的是官僚。宪法也承认了私有制,包括了两种形式的私有制——个人的和集体(股份制)的。

白俄罗斯的国家资本主义具有以下一系列特点:

1、它不是资本主义自然发展的结果(列宁指出,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段是社会主义的前阶),而是从社会主义倒退回资本主义的反革命进程的结果。

2、与伟大的十月革命后苏联的新经济政策时期不同,白俄罗斯的国家资本主义并不是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发展的,而是在官僚和资本家统治无产阶级的情况下发展的。也就是说,官僚和资本家雇佣劳动者并剥削他们。

3、为了维护资产阶级自身的统治,白俄罗斯的国家资本主义更倾向于社会民主主义的政治,而不是自由主义的政治。它用更多的社会保障政策来稳定劳动者,使他们不去推翻政府。

4、通过1996年的公投,官僚们维持了一个强力而又合法的半总统制的资产阶级民主政府。不得不承认,在强力维稳下,这个资产阶级政府保证了资产阶级统治下一定程度的社会生活水平,阻止了苏联解体后可能发生的农业崩溃,避免了像俄罗斯等其他苏联加盟共和国那样较大程度的贫富分化,以及严重的社会问题。

苏联共产党白俄罗斯共和国组织,自始至终站在反对总统和政府所代表的国家资本主义的立场上。尽管我们持上述立场,但我们也要指出,卢卡申科的基础不光存在于官僚分子中间,而且存在于民众中间:

-卢卡申科阻止了买办分子主导政治生活,没有让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像在波罗的海国家那样猖獗,也没有让法西斯分子像在乌克兰那样自由地活动。

-在西方帝国主义和俄罗斯帝国主义之间,他让白俄罗斯得以维护自己的主权,没有把自己绑在两个帝国主义的战车上,也没让他们把白俄罗斯的国有企业私有化。国际资产阶级企图摧毁白俄罗斯的主权,而卢卡申科在保护它,这首先是出于维护白俄罗斯资产阶级利益的目的,但对劳动者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相比于邻国乌克兰在国际资本的帮助下法西斯化,卢卡申科的民族资产阶级官僚统治下的“民主”还是好一些的。卢卡申科的以上政策是反帝国主义的,因此我们应当支持这些政策。

-他积极地支持前苏联国家的联合,我们支持这一政策,因为资产阶级的联合不能不将无产阶级联合起来,而资产阶级的联合最终会导致社会主义的联合。

-他支持和平主义的外交。

-他保护国有企业、重工业、民族企业的生存,没有让白俄罗斯发生去工业化,没有让白俄罗斯工人阶级像其他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工人阶级那样减少和分散,并努力防止失业。

-他不拒绝使用一些社会主义的手段来保护农业,例如通过允许集体所有制来保障大型农场不倒闭,为它们提供民族企业生产的新型机器,没有从农村撤出政府的补贴和帮助,延续了苏联时期的集体农庄政策,提高了农村的生活标准,甚至保留了农庄之间社会主义竞赛的传统,尽管它并不叫社会主义竞赛。其结果就是,白俄罗斯人民的食品主要是本国生产的,农业发展使白俄罗斯甚至可以出口粮食,这对国家的经济很重要。

-他还保护科研基础,以及白俄罗斯两种语言的文化,尽管商业化不可避免。他尊重知识分子,尽管也因此产生了精英主义。

-他保护了苏联时期的许多成就,例如定期发放的养老金、奖学金、福利、补贴等等,尽管他也允许它们被逐步商业化和削减。

-最后,他的体制保证了白俄罗斯没有民族宗教之间的冲突。曾饱受希特勒法西斯侵略的白俄罗斯人民最希望的是和平,白俄罗斯没有像它的邻国那样爆发这么多的冲突。

同时,苏联共产党白俄罗斯共和国组织也要强调,自己是完完全全的反对派,不仅因为所谓“白俄罗斯模式”是资产阶级的体制,而且因为它对于发展社会主义来说是死路一条,只会向资本主义继续发展。它会迎来资本主义常见的经济危机。不断加剧的不平等一定会引发社会形势紧张,甚至发生冲突。可持续的和平发展是不可能的。

苏联共产党白俄罗斯共和国组织坚持以下立场:

-反对对苏维埃制度的任何歪曲。苏维埃制度是最高形式的民主制度,它是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者的专政。

-反对国家的资本主义化进程——市场化改革。这一进程的内容是反计划经济,反指令经济。无论在医疗、教育、文化还是体育领域,对社会任何角落进行市场化渗透,我们都反对。

-支持将民用生产和军事生产置于社会控制之下,反对私有化。

-反对削减工会的权利和劳动者的权利。

-在个人雇佣临时合同制度的统治下,集体劳动合同遭到了打击。同时遭受打击的,还有生产中的集体主义、直接生产者的经济地位以及工人对未来的信心。

-反对反社会的政策(例如提高退休年龄),反对逐渐收费化的医疗和教育,反对取消住房分配制度,反对取消对物业费的补贴。

-支持人民的知情权和审判权,反对所谓商业秘密,以及不透明的工资制度。

-反对官僚统治,鄙视资产阶级的官僚议会制度和宪法。反对人权部门的不负责任。反对为官僚和资产阶级服务的反人民法院。

-反对国家媒体违法发布污蔑左翼组织的信息。反对一切粉饰社会矛盾的宣传,以及向公众灌输政治冷漠的愚民式宣传和娱乐节目,等等。

-反对限制左翼组织活动及其联合的行为,尤其是那些手续上的无端刁难,等等。

苏联共产党白俄罗斯共和国组织的纲领是,推翻国家资本主义社会,建设社会主义。这需要革命手段,但应尽量和平,毕竟我们知道,白俄罗斯社会主义革命能否成功,同其他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社会主义革命能否成功紧密相关,特别是俄罗斯。

不像那些组织上“广泛化”、为政府做代理人的机会主义者和野心家们,我们的革命立场同前苏联国家共产主义运动中的某些右倾立场完全不同。

正如白俄罗斯共产党完全倒向国家资本主义,对自己的右倾沾沾自喜,这是应当反对的。公正世界党(Справедливый мир。译者注:由原白俄罗斯共产党人党演变而来,放弃了马克思主义,是欧洲左翼党成员。)和从中分裂出来的白俄罗斯劳动者共产党(БКПТ)则代表着“左”倾。它们不分缘由地反对卢卡申科的一切政策,不论是那些坏的政策还是有进步性的政策。这难道不是全世界常喊的那个口号——“推翻欧洲最后一个专制政府”么?

白俄罗斯的形势取决于世界的形势,这是毋庸置疑的。

为了实现地缘政治目标和摧毁苏联经济体系的残余部分,英美和欧洲的金融寡头积极向东方扩张。同样,俄罗斯也对白俄罗斯形成了巨大的压力。通过制裁攻击白俄罗斯羸弱的经济,西方企图在白俄罗斯复制乌克兰的法西斯模式,从而把白俄罗斯也纳入美国和北约的势力范围。

当然,白俄罗斯的共产主义者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是密不可分的。按照我们的看法,不仅因为今年是共产国际成立的100周年,而且因为其他原因,现在应当提出建立新的共产国际这一问题。资本主义已经进入了帝国主义的全球阶段,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些金融寡头对世界的控制。鉴于世界性垄断的形成,和社会主义革命本身的需要,需要建立能够反抗世界帝国主义同盟的国际无产阶级组织。在我们看来,重新建立共产国际已经是今天所面临的问题。我们需要同“团结网”(Solidnet。译者注: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官方网站,代指该会议)里的机会主义者决裂,并扩大“欧洲共产党倡议”。令人欣慰的是,吸收其他大洲的共产党加入“欧洲共产党倡议”的进程已经开始了。

当然,组织新的共产国际的任务是艰巨的。但是如果没有它,我们就无法对抗正在联合起来的帝国主义。他们建立了各种统治机器,例如区域层面的欧盟,以及全球层面的彼尔德伯格集团、七国集团、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北约等等。帝国主义是悬在人类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今年是共产国际成立的100周年,也应当成为新的共产国际建立的那一年,以便领导无产阶级进行社会主义革命,来结束世界金融寡头之间的战争,并建设社会主义。

如果说,在20世纪初伟大的十月革命后,共产主义者所期待的世界革命由于经济原因而没能发生;那么,今天的世界垄断已经成熟,这使得世界革命成了现实的议题。如果革命没有成功,那么人类有很大可能在瓜分世界的战争和核冲突中走向文明的倒退。

因此:

世界革命万岁!

共产国际万岁!

  • 来源:欧洲共产党倡议网站
  • 译者:Borotba Ukraine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欧洲共产党倡议网站
译者: Borotba Ukraine
原文链接:https://www.initiative-cwpe.org/en/news/Belarusian-Republican-Organization-Section-of-the-CPSU/

欧洲各国共产党在2019年欧洲大选前的呼吁

(2019年1月29日)

欧洲的共产党和工人党对2019年5月欧洲大选的呼吁:加强工人和人民的斗争,反对资本主义剥削和欧盟——争取各国人民的、社会主义的欧洲!

城市和乡村的工人和自雇者,妇女、青年、退休者和残疾人,

在2019年欧洲大选来临之际,我们——各共产党和工人党签署了这个声明,向你们呼喊:作为欧洲的帝国主义中心,欧盟从来都是欧洲大资本用以提高利润和维护自身统治的工具;欧盟没有也不可能服务于劳动人民的需要。

事实证明,欧盟朝着“亲人民”方向加以改革的愿望落空了。认为可以通过所谓“民主化”来改革欧盟、使之服务于人民利益的想法,是没有根据的。

欧洲工人和大众阶层能够通过自己的斗争,改变今天的力量对比劣势,并为在欧洲开辟社会主义道路创造前提。社会主义的欧洲将为劳动人民的劳动权利、社会权利、社会安全、收入和未来提供保障。我们各党捍卫各国工人阶级和人民的利益,捍卫大众阶层的青年和妇女的权利。

每天,我们都在同各国资产阶级政府和欧盟的反人类措施做斗争,同对工资和养老金的削减作斗争,同对工作权利、社会权利以及社会保障的侵犯作斗争,同贫穷和失业的循环往复作斗争,同医疗和教育的商业化作斗争,同环境破坏作斗争,同对民主权利和自由的侵犯作斗争。我们团结起来反对欧盟——操纵人民、为资本家谋取暴利的欧盟。我们谴责反共主义、镇压和对主权的破坏。

我们各党主张:

在实质上提高工资和养老金。

实行公共和免费的医疗和教育。

支持工人和失业者为全职和稳定的工作而斗争。

支持工作场所的民主权利,劳动权利、社会权利以及社会保障。

支持移民工人的权利,为铲除迫使人民离开本国的根源而斗争。

支持小农和中农。

对大资本追逐利润而破坏的环境实行必要的保护。

我们谴责帝国主义的战争和干涉。我们为和平而斗争,为驱逐一切美国-北约军事基地、反对“和平伙伴关系”(Partnership for Peace)和欧洲军队(European army)、反对“永久结构性合作”(PESCO)、反对参与帝国主义的战争和干涉而斗争。

我们同工人阶级和大众家庭站在一起,他们都受害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严重后果。在很大程度上,这一生产方式使工人阶级和大众阶层的处境恶化了。

我们呼吁各国工人阶级和人民:

为反对欧盟这一损害人民利益的资本联盟而加强斗争。

加强抵抗资本的进攻,加强抵抗服务于资本利益的党派的进攻,为大众所面临的每个问题而加强斗争。

在2019年5月欧洲议会选举的斗争中,用一切合适的方式支持反对欧盟的共产党和工人党,削弱支持欧盟及其政治、鼓吹资本的“欧洲单行道”和所谓欧盟民主化的党派。

这一立场将加强整个欧洲的人民斗争,工人将为更好的地位而斗争。

欧盟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为资本家阶级和垄断集团的利益服务,为资本的积聚和集中服务。欧盟加强了其作为帝国主义经济、政治和军事集团的特征,这与工人阶级和大众阶层的利益截然相反。

各国人民的利益,在于反对欧盟的操纵行动,反对欧盟的机构和政府,反对支持这一帝国主义联盟的党派。

他们许诺说,欧盟能够保障我们的劳动权利和社会保障权利。他们企图让各国人民相信,他们能够保障更好的生活水平。这是一个巨大的谎言。

让我们认清事实:欧盟有1660万失业者;就业不足的人数正在不断扩大,已经达到了就业总人数的21%——4300万;生活在贫困线附近和贫困线以下的人数超过1100万;年轻人的未来被破坏了。

工人阶级和大众阶层的基本权利正在被取消。大规模裁员正在增加,罢工权利日益受到限制,退休年龄不断提高,养老金被削减,私人的(译者注:非公共的)社会保险正在加强。由于实行了“共同农业政策”(Common Agricultural Policy),贫苦农民正遭受着灾难。自雇者被大垄断集团的竞争所扼杀。牺牲女性利益的不平等和歧视日益严重。移民遭受着迫害,此外,迫使他们离开家园的政策仍在加强。

针对工人阶级和人民大众的斗争的镇压加强了,新的维稳机制不断出现。同谋害巴勒斯坦人民的以色列国家的政治、金融和军事合作也升级了。

“稳定与增长公约” (SGP)、“加强经济治理”(Enhanced Economic Governance)、“银行联盟”( Banking Union)和其他反人民工具,已经进入了欧盟的反人民工具箱。一个反人民的新形势正在酝酿中。

欧盟所谓的“全球战略”(Global Strategy)、“共同安全与防务政策”(CSDP)、“永久结构性合作”(PESCO)是为帝国主义的侵略服务,是战争和干涉的危险手段。

欧洲垄断集团的利益推动着资本主义的一体化;欧盟不断朝着反对各国人民的反动方向发展。

因此,很明显,无论是国家间的资本主义联盟,还是欧洲央行,或是欧洲议会,都不可能像一些支持欧盟战略的欧洲党派所宣称的那样变得“亲人民”。

此外,欧盟也不可能成为北约和美国的“强大对手”,尽管形形色色的欧盟支持者们都这样说。

在反对各国人民方面,欧盟同北约和美国密切合作。同时,帝国主义之间的竞争在欧盟内部也有所表现,包括国家集团的形成,也包括英国退欧等等。欧盟同美国以及俄罗斯、中国的竞争,是为了争夺对市场的控制权。

签署本声明的各共产党和工人党——

强调:在欧盟所有成员国,在欧洲大陆所有国家,资本都在进攻。因此,有必要加强各国共产党和各国人民的共同斗争,有必要在全欧洲和全世界的工人斗争中加强团结。

强调:各国人民有另一条发展道路。工人的斗争将创造一个不同的欧洲——人民富足、社会进步、有民主权利、平等合作、和平、社会主义的欧洲。

相信:每个国家的人民都有选择自己发展道路的权利,包括脱离欧盟、北约和其他帝国主义组织的权利;为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而斗争的权利。

这是反对欧盟误导各国人民的真正答案。

欧洲人民的利益,不在于跟着宣扬资本的世界主义(cosmopolitanism)的势力走。世界主义势力是欧洲一体化的主要支持者。同样,欧洲人民的利益也不在于跟着民族主义势力走。民族主义势力不是服务于人民的利益,而是服务于同人民相反的阶级利益。民族主义势力将保护主义和“欧洲怀疑主义”作为自己的工具。此外,人民同民族主义者、法西斯-纳粹党派毫无共同之处,他们企图利用人民的痛苦和问题来加强自己的力量,是垄断集团推行独裁统治的利剑。

支持共产党和工人党,既是针对世界主义的,也是针对所谓欧洲怀疑主义的唯一亲人民答案。支持共产党和工人党,是对反共主义的回应,是对将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制度所滋生的)法西斯主义等同起来的反历史观点的回应。

我们呼吁欧洲各国工人阶级和人民,积极响应共产党和工人党的这一呼吁。

每个党都在自己的国家组织工人的斗争。各共产党和工人党为反对欧盟和一切帝国主义联盟而战斗。在每场政治斗争中加强共产党和工人党,有助于发展各国人民的斗争。

我们呼吁各国人民,用一切方式削弱支持欧盟、散布欧盟能够被改良的幻想的力量。

向垄断集团、资本和战争的欧盟说不!

向着人民富足、和平、社会公正、有民主权利的社会主义欧洲前进!

签署者:

1、阿尔巴尼亚共产党

2、奥地利劳动党

3、阿塞拜疆共产党

4、苏联共产党白俄罗斯共和国组织

5、比利时共产党

6、英国新共产党

7、保加利亚共产党人联盟

8、保加利亚共产党人党

9、克罗地亚社会主义工人党

10、丹麦国内共产党

11、爱沙尼亚共产党

12、法国革命共产党

13、法国复兴共产主义党

14、马其顿共产党

15、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

16、希腊共产党

17、匈牙利工人党

18、爱尔兰工人党

19、共产党(意大利)

20、拉脱维亚社会主义党

21、立陶宛社会主义党

22、马耳他共产党

23、摩尔多瓦人民抵抗

24、挪威共产党

25、波兰共产党

26、罗马尼亚共产党

27、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党

28、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

29、苏联共产党

30、南斯拉夫新共产党

31、斯洛伐克共产党

32、斯洛文尼亚社会主义党

33、西班牙工人共产党

34、瑞典共产党

35、土耳其共产党

36、乌克兰共产党人联盟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欧洲共产党倡议网站
译者: 杨树
原文链接:https://www.initiative-cwpe.org/en/news/Appeal-of-Communist-and-Workers-Parties-of-Europe-for-the-European-Elections-of-May-2019-For-the-strengthening-of-the-workers-peoples-struggle-against-capitalist-exploitation-and-European-Union-For-a-Europe-of-the-peoples-of-socialism/

希腊全体工人战斗阵线致土耳其工人和工会

2019年五一劳动节之际,希腊共产党领导的工会组织——希腊全体工人战斗阵线(PAME)发布了一封给土耳其工人和工会的团结信。土耳其共产党主办的《左翼报》(Sol)全文转载了这封信。

信的全文如下:

同志们,土耳其的工人们,

在五一劳动节之际,希腊全体工人战斗阵线强烈谴责土耳其政府针对土耳其工人的反劳工政策和压迫。

希腊全体工人战斗阵线支持土耳其工人和人民的斗争,永远以国际团结的精神站在土耳其工人的一边。

美国、北约-欧盟、俄罗斯之间的帝国主义竞争,正在我们的地区引发战争。他们都违背人民的利益,企图在帝国主义之间的竞争中取得胜利。

在帝国主义竞争的背景下,希腊和土耳其两国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升级了,为的是促进他们各自的利益,提高各自的区域影响力。每天我们都能看到,帝国主义是各国人民痛苦的根源,是一个只会带来失业、贫困和战争的野蛮制度。

希腊全体工人战斗阵线向邻国土耳其的工会发出信号,向土耳其工人伸出友谊与合作之手。

我们对民族主义者散布的仇恨说不——两国人民的友谊万岁!

国际团结万岁,希腊和土耳其工人的共同斗争万岁!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左翼报》[土耳其]
译者:番茄酱
原文链接:http://news.sol.org.tr/pame-expresses-solidarity-working-class-turkey-may-1-175870

南斯拉夫地区各共产党召开会议,纪念南共成立100周年

2019年4月19日,在南斯拉夫社会主义工人党(南斯拉夫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南斯拉夫地区共产党和工人党协调委员会(Coordination Committee of the Communist and Workers’ Parties from the territory of Yugoslavia)召开了一次国际纪念会议,共有110名代表出席。会议地点是Slavijia旅馆,这是100年前南斯拉夫共产党成立的地方。

协调委员会的成员包括:塞尔维亚共产党人党、克罗地亚社会主义工人党、黑山南斯拉夫共产党、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共产主义者联盟、马其顿共产党、斯洛文尼亚KPDK(Party Communists of Serbia, Socialist Workers’ Party of Croatia, Yugoslav Communist Party of Montenegro, League of Communist of Bosnia and Herzegovina, Communist Party of Macedonia, KPDK Slovenia)。

除了协调委员会各成员党的代表,出席会议的还有俄罗斯联邦共产党、意大利YUGOCOORD、保加利亚共产党、德国的共产党、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党、希腊共产党的代表,以及塞尔维亚共产主义者联盟成员协会、萨格勒布反法西斯战士协会、南斯拉夫民族解放斗争真相协会、“铁托”中心等民间组织的代表。

南斯拉夫地区共产党和工人党协调委员会

南斯拉夫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纪念会议联合声明

(2019年4月19日)

100年前,在我们今天的会议地点——Slavija旅馆,最勇敢、最执着的反资本主义战士,在马克思列宁主义革命观点的指导下,成立了南斯拉夫社会主义工人党(南斯拉夫共产党)。他们认为,只有在全南斯拉夫境内组织一个坚决的革命党,才能推翻资本主义。长达26年(译者注:1919年至1945年)的斗争,证明了这是唯一可行的道路。南斯拉夫共产党经历了民族解放战争和推翻资本主义、打败法西斯及其仆从的武装革命,并开始建设地球上最人道的社会主义。

南共的党员们,特别是以铁托元帅为首的游击队员一代的远见、勇气和毅力,一直鼓舞着我们南斯拉夫地区共产党和工人党协调委员会。我们南斯拉夫地区共产党和工人党协调委员会各组织的任务是,以马克思列宁主义革命观点为指导,以各民族人民联合起来、为反对资本主义和民族主义而进行不屈斗争的观点为指导,尽一切可能将合作提高到更高水平。

与会者为铁托墓献花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塞尔维亚共产党人党网站
译者:Mud Cake
原文链接:http://www.komunistisrbije.rs/%D0%BF%D0%BE%D0%B2%D0%BE%D0%B4%D0%BE%D0%BC-%D1%81%D1%82%D0%BE%D0%B3%D0%BE%D0%B4%D0%B8%D1%88%D1%9A%D0%B8%D1%86%D0%B5-%D0%BA%D0%BF%D1%98-%D0%BE%D0%B4%D1%80%D0%B6%D0%B0%D0%BD%D0%B0-%D1%98%D0%B5-%D0%BC/

希腊共青团致意大利共青阵线

2019年3月4日,希腊共产主义青年团(KNE)中央委员会国际关系委员会向意大利共产主义青年阵线(Front of Communist Youth)致以问候,称其在2019年2月22日的中学生动员中发挥了先锋作用。

同志们,

希腊共产主义青年团向2月22日在意大利全国各地示威的中学生们的正义斗争致敬。这是意大利政府出台新的国家预算、进一步削减40亿欧元教育经费后的首次重大斗争。意大利共产主义青年阵线站在了这一斗争的最前线,起到了组织作用,并为斗争提出了内容和口号。希腊共青团向意大利共青阵线致以同志式的问候。

和在希腊一样,意大利的青年们也在同政府和欧盟资本的反教育政策作斗争。这一政策损害了受教育权,在教育领域给劳动人民的普通家庭的青年们设置了更多的阶级和其他障碍。

上周,意大利超过50个城市的10万名中学生走上街头,继续进行去年10月以来的大规模斗争。这样一来,反对政府的反动改革的斗争就升级了。政府企图实行“学校-工作交替”(school-work alternation)计划,并进一步削减国家教育经费,使教育服从于资本家的利益。

意大利共青阵线站在反对政府反人民改革、组织青年斗争的最前线,发挥了先锋作用。过去的马泰奥·伦齐(Renzi。译者注:意大利民主党前领导人)中左政府开始了这些改革,现在的联盟党-五星运动党(Lega-MS5)政府继续推行这些改革,以迎合意大利资产阶级的利益。在全国各地千千万万学生的集会中,共青阵线做出了重要贡献。在把中学生集结起来进行斗争的过程中,共青阵线成了最为显著的力量。为了组织和协调中学生的斗争,共青阵线积极地介入了去年12月举行的全国学生大会。共青阵线的成员和朋友们得到了成千上万的选票,被选入了中学生和大学生运动的领导机构。

同志们,

我们希腊共青团的所有成员和朋友,向你们表示完全的声援和支持!

在困难但却唯一充满希望的斗争中,我们祝你们好运并取得更大发展!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希腊共青团网站
译者:Jimmy Jazz
原文链接:http://int.kne.gr/press/336-message-of-greetings-of-the-international-relations-committee-of-the-cc-of-kne-to-the-front-of-communist-youth-italy-for-its-vanguard-role-in-the-school-student-mobilizations-on-22022019

芬兰共产主义工人党论苏芬战争

2019年2月16日至17日,为研究各国共产主义斗争的历史教训并交换经验,欧洲共产党倡议(European Communist Initiative)的各成员党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召开了以“为共产主义而斗争:百年政治遗产”(Struggle for Communism: 100 Years of Political Heritage)为主体的研讨会。本文是共产主义工人党-争取和平与社会主义(芬兰)[Communist Workers’ Party –For Peace and Socialism (Finland)]在研讨会上的发言。

1939年11月,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和芬兰之间爆发了战争。世界政治形势是这次冲突爆发的主要原因。同年9月,德国已经开始了入侵波兰的战争。在德国国内法西斯浪潮日益高涨,以及德国企图扩张的情况下,苏联试图着手保护其边境。

在战争爆发之前,苏联曾尽可能地通过外交手段解决问题。为了保卫自己,苏联有两个目标:第一,尽量移动苏芬国界,使其远离列宁格勒,并以北部两倍的土地补偿芬兰。第二,阻止任何外部势力通过芬兰领土攻击苏联。

苏联还想得到一些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地区,包括芬兰湾的一些岛屿,以防止(德国)在芬兰或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登陆。

两国就苏联提出的建议进行了讨论。苏联对同芬兰签订共同防御条约很感兴趣,这样苏联和芬兰就可以在芬兰境内共同击退入侵者。两国的代表会晤了6次以上,但最终这一提议被芬兰拒绝了。原因有很多;芬兰国家的领导人持有一种侵略性的“大芬兰主义”的意识形态,在整个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这种意识形态已经在群众中发酵。大芬兰主义的目标是将苏联西北部并入芬兰。该地区居住着卡累利阿人(Karelians)和其他民族,他们被认为和芬兰人一样属于芬兰-乌戈尔族(Finno-ugric)。

芬兰资本家认为,这些地区及其蕴含的自然资源有着巨大的开发价值。这就是为什么政治家和资本家的圈子不愿让芬兰同苏联建立更友好的关系,而希望同德国或英国的帝国主义者接近,以便在日后实现他们的目标。

曾于1918年至1926年任芬兰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ic Party)主席的维伊诺·唐纳(Väinö Tanner),在战争爆发时担任财政部长,之后在战争期间又担任外交部长。

维伊诺·唐纳是企图使社会民主党和部分芬兰工人阶级支持大芬兰主义和战争政策的主要人物之一。1941年至1944年,芬兰社会民主党成了唯一一个与纳粹德国并肩作战的社会民主党。

芬兰资产阶级与德国之间强有力的联系,影响了芬兰政府的决定。1918年,资产阶级呼吁德国军队镇压芬兰工人革命。1918年春,德军在芬兰登陆,镇压了芬兰和波罗的海诸国的起义。芬兰资产阶级对此非常感激,尽管德国只是在实现自己的帝国主义野心。

苏联领导人有许多理由怀疑芬兰政府。早在1918年至1920年的所谓“kinship战争”中,芬兰士兵就曾多次袭击苏联。袭击由志愿兵实施,主要指向白卡雷利亚(White Karelia)和佩特萨莫(Petsamo)。1919年,芬兰议会以160票比80票的结果,为奥洛涅茨卡雷利亚(Olonets Karelia)的军事行动提供资金,其目的是征服和兼并领土。

资产阶级的芬兰是一个半法西斯的、反共主义的国家,与苏联相敌对。1918年,在德国军队的帮助下,芬兰国家用鲜血淹没了芬兰工人革命。

1918年阶级战争的失败,导致旧的社会民主党分裂成两派。在战争的教训下,社会民主党党的左翼于1918年成立了芬兰共产党。芬共从成立起直到1944年都是非法的。共产党人进行地下活动行动,为工人阶级的权利而奋斗,并帮助发展芬兰和苏联之间的和平关系。共产党还在社会主义工人党(Socialist Workers ‘ Party)内部运作。1924年,社会主义工人党被宣布为非法,其议会党团成员被监禁。

甚至在冬季战争开始之前,国家警察就开始逮捕和监禁有共产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嫌疑的人。1930年,芬兰工会联盟(SAJ)——芬兰历史最悠久的工会中央组织被宣布为非法。芬兰走上了法西斯主义道路,准备发动战争。曾经挑起kinship战争的大芬兰主义的支持者在等待一个新的机会来攻击俄罗斯。

  • 冬季战争(1939年)

苏联本以为能很快赢得战争,但它低估了芬兰军队的数量。在战争开始时,双方的人数都在35万左右,即使苏联坦克、飞机等其他装备的数量超过了芬兰,但苏联还是遭受了更多的损失,因为他们是进攻方,不过最后苏联还是赢得了战争。

战争又持续了3个月,直到芬兰资产阶级提出议和。英国可能参战并轰炸巴库油田等目标的威胁,也迫使苏联必须尽快结束战争。由此开始了从1940年3月至1941年6月的所谓“临时和平”。结果,苏联得以将国界向西移动,使之远离列宁格勒,并接收了芬兰湾的外岛、佩特萨莫的雷巴希半岛(Rybachy peninsula in Petsamo)和芬兰西南部的汉科(Hanko)作为军事基地。

  • 后续战争和巴巴罗萨计划(1941年)

由于资产阶级政府对《莫斯科和约》不满,和平时期很快就结束了。芬兰于1941年6月加入了轴心国,并作为巴巴罗萨计划的一部分同德国一起进攻苏联。1940年9月,德国和芬兰签订了一项允许德国向芬兰北部运送士兵和物资的条约。正如苏联所担心的那样,几十万的德国军队被转移到了芬兰,那里成了希特勒向东进军的垫脚石。

  • 拉普兰战争和苏芬关系的新开端

当希特勒的军队在库尔斯克和斯大林格勒被击败时,战争的方向发生了逆转,对准了轴心国。因为前线在更远的东方,苏联和芬兰并没有在后续战争期间爆发更大的战斗。然而,随着法西斯的败退,红军逼近了芬兰。在遭受重大损失后,芬兰在1944年改变了立场,与苏联单独签署了和平协议。协议要求,要么解除芬兰境内德国军队的武装,要么将其赶出芬兰。这导致了被称为“拉普兰战争”(Lapland war)的战斗,在那里,芬兰陆军和苏联空军一起同德军战斗,德军通过芬兰的拉普兰撤退到了挪威。

随着战争的结束和对战争责任人的调查,法西斯组织被取缔了,左翼组织得以合法化。芬兰迎来了新的民主,工人运动也随之增强。

苏联得到了它所要求的领土变更。彻底失败的资产阶级芬兰再也站不住脚了,这意味着它必须接受所有的要求。双方签署了《友好合作互助协定》。如果之前就签订这个协定,战争的悲剧就可以避免,无数苏联人和芬兰人的生命就可以幸免,希特勒的计划也会因此受阻。

资产阶级的神话:“冬季战争精神”

围绕着冬季战争,一个关于统一的民族保卫自己不受侵略者征服的右翼神话已经被编造了出来。这个神话被称为“冬季战争的精神”,它与现实不符。这场战争并不仅仅是自卫,狂热于战争的资产阶级和“大芬兰主义”的缔造者至少要为此承担更多的责任,因为他们拒绝了苏联的和平解决方案。很明显,苏联不可能在德国进军的时候坐以待毙。

实际上,芬兰资产阶级曾希望德国击败苏联。他们选择站在法西斯阵营,普通人民不得不为此受苦。

人民神话般的团结和“冬季战争的精神”,是通过监禁和打压左翼与和平运动才得以构建的。阶级之间是多么“和谐”啊。资产阶级宣扬的阶级和谐,是建立在赤裸裸的阶级冲突和国家恐怖主义基础上的。与他们串通一气的维伊诺·唐纳为代表的右翼社会民主派,是唯一可以和平运作的合法“劳工组织”。唐纳等人后来成了与希特勒结盟的为数不多的“左翼人士”。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欧洲共产党倡议网站
译者:Jimmy Jazz
原文链接:https://www.initiative-cwpe.org/en/news/Communist-Workers-Party-For-Peace-and-Socialism-Finland/

比利时共产党的发言 | 第20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

比利时共产党的发言

(Parti Communiste de Belgique)

第20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

2018年11月·雅典

亲爱的同志们,

首先我们想对东道主希腊共产党兄弟般的欢迎表示感谢,赞许他们100年来为工人阶级的解放而斗争。

正如欧洲其它国家一样,比利时的社会形势水深火热。我们面对的是1945年以来最反动的政府。它对工人权利的进攻,体现了欧盟委员会协调下的国家帝国主义政策,包括冻结工资、降低退休金、在税收计划上对跨国公司更加宽松。与其他地方一样,社会民主主义听命于“三驾马车”(la Troïka。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驱散工会和工人,施以负面影响。强制的法人资格威胁到工会的存在,引入“最低限度劳务”则从根本上驳回了罢工的权利。我们要在世界范围内公开对抗,而资产阶级正试图给社会运动定罪。资产阶级想把我们拖进司法斗争,而我们拒绝如此,因为这一司法过程带有阶级性。

我们正在遭受的渐进式攻击与南欧工人所遭受的攻击类似。社会衰退明显:16%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还有同样多的人刚刚跨过贫困线(处于劣势地位)。贫困人口主要是年轻人、老人和单亲家庭。我们能够在“爱心食堂”(Les restaurants du cœur, 一家非盈利组织,旨在帮助穷人,向穷人提供免费食物)目睹贫穷,那里的常客通常无家可归。即便是有工作的人也发现,付租金,治病,养活自己或体面地生活正变得越来越困难。为未来养老金颁布的措施只会让社会更加不稳定。面对这种情况,政府给贫困定罪,同时呼吁谴责滥用社会资源的行为,使社会排斥(l’exclusion sociale)合法化。与此同时,10年内,百万富翁(以美元计)的数量从60人增加到近120000人,2017年的海外投资高达2200亿欧元,奢侈品的销售从未如此顺利,上市公司(Bel20。译者注:是比利时20种股票指数)支付的税金也越来越少。我们的意志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坚定,要让剥夺工人劳动成果的股息红利成为历史。我们要废除资本主义、建立社会主义社会的目标比以往更加清晰。

自由主义者和极右翼弗拉芒民族主义者在联邦层面执政。而近期市政选举产生的联盟,确定了右翼社会民主主义(PS-Spa [Parti Socialiste和Socialistische Partij Anders]。两者在1978年分裂自比利时社会党[Belgische Socialistische Partij/ Parti socialiste belge],前者在法语区,后者在荷语区。)的方向。至于那些自称“不左不右”的环保主义者、机会主义者,则显然是绿色的自由主义者。(译者注:指绿松石联盟[la coalition turquoise],该联盟由绿党和自由主义党联盟而成。比利时的绿党有生态党[Ecolo]、绿党[Groen]。自由主义党有改革运动[MR, Mouvement réformateur]和弗拉芒自由和民主党[Open Vld, Open Vlaamse Liberalen en Democraten]。联盟制度跟比利时的选举制度有关,比利时选举制度为比例投票制,所以单一政党基本不可能在议会中占据绝对多数,各个组织为了同一目标组成联盟。上面说的绿松石联盟还没有在联邦层面执政过。)只有社会主义斗争,才能对抗占据弗拉芒大区大多数的极右翼。阶级调和政策为法西斯主义埋下了种子。我们党因此提出了革命性的方案,并向比利时工人党(Parti du Travail de Belgique)名单上的某些地区提出了候选人。尽管他们已经取得了显著的进展,但他们的竞选策略会使他们回避某些议题。

至于和外界的联盟,我们和世界各地的兄弟党保持着定期联系,特别是相邻国家(法国、德国、卢森堡)的兄弟党和移居到比利时并组织起来的同志们。

即使我们注意到改良主义工会在斗争中存在某种惰性,我们仍认为有必要同他们保持联系,包括与自由主义者有关的比利时自由工会联合会(CGSLB,Centrale générale des syndicats libéraux de Belgique)、与基督教党派有关的基督教工会联合会(CSC,Confédération des syndicats chrétiens)、与社会党有一定关联的比利时劳工总联合会(FGTB,Fédération générale du travail de Belgique)。由于比利时劳工总联合会在章程中承认阶级斗争,我们把同他们的关系置于优先位置,我们有共同的目标。我们和执行委员会、失业者、退休者等组织中的干部、活动积极分子保持联系,推动斗争。我们认为,工会在组织群众、积极地引导斗争和反对极“左”等活动中不可或缺。我们捍卫工人阶级的工会,但不是在阶级调和与社会民主主义的工会主义的指导下。我们同样和其他社会运动保持着联系,包括“与贫困斗争(RWLP)”、“其他所有人”、“现在的行动者”和“D19-20”(« RWLP » (lutte contre lapauvreté), « Tout autre chose », « Acteurs des temps présents », « D19-20 »)。

我们作为共产党的角色是支撑斗争,引导人们明白,只有通过社会主义斗争才能真正实现这些要求。我们认为比利时工人运动的衰弱和共产党的衰弱有关,共产党不再有分量,这是由于它们经历了长达40年的改良主义偏差。为了壮大我们的党,我们的首要任务是重建党,招募党员。2012年,我们党奄奄一息,我们当时阻止了取消派把我们从“党”变成“运动”。为了维持我们的作用,我们必须持续同组织内的改良主义作斗争。我们同样对自己曾走过的多年的“欧洲共产主义”的道路进行自我批评。自2018年6月30日第十次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以来,我们确立的工作方向就是团结全体比利时工人。为了达成这一目标,我们采纳了历史上曾经应用过的党的名称——比利时共产党,并退出欧洲左翼党,维持我们作为工人团结的符号:镰刀和锤子,放弃欧洲组织对区域提出的愿景。我们正在起草一份政治文本,并将在明年春天的第二次会议上启用。我们想回到共产主义的根本。我们将成立一个学习小组,巩固我们党员的意识形态,这项任务是我们的优先事项之一。

一个星期前,资产阶级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100周年。现在,我们要捍卫和平的另一种愿景,这种愿景和社会主义密不可分。这意味着离开北约并拒绝输出战争和痛苦的欧洲防务(l’Europe de la Défense)。我们党积极地支持反对购买战争装备和Kleine Brogel美军基地装备的行动,该基地是一个核武库。然而,我们必须指出,和平运动在近年来已经失去了动力,我们希望能再推动这一进程。

我们希望这次会议能尽可能的达成共同目标。感谢你们的倾听。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SolidNet
译者:LY
原文链接:http://solidnet.org/article/20-IMCWP-Written-Contribution-of-CP-of-Belgium/

葡萄牙共产党评北约成立70周年

评北约成立70周年:加强争取解散北约、争取裁军与和平的斗争

(2019年4月3日)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立于1949年4月4日。现在,帝国主义列强们正在庆祝北约成立70周年。它们不仅肆意歪曲北约的起源和历史并散布谣言,而且企图让这一侵略性政治军事集团合法化、扩大化,还推动军备竞赛,加强对抗和战争的战略。帝国主义最反动、最有侵略性的部分,企图通过这些手段来摆脱资本主义制度的结构性危机。

从一开始,葡萄牙共产党就反对建立北约。葡共揭露其自称“和平”、“防御”组织的虚伪表现,并对其所具有的侵略性和反共本质发出警告。北约同苏联和社会主义国家对抗,是在冷战中实行挑衅和镇压为摆脱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而斗争的人民的工具。从毁灭南斯拉夫——二战之后欧洲的第一场战争,到入侵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北约存在的70年完全证明了葡共的分析和预测。

葡萄牙共产党不会忘记,葡萄牙的法西斯独裁政权是北约的创始成员之一,这一事实本身就表明了这一联盟的性质和目的。以北约为主要军事机构的帝国主义列强支持葡萄牙法西斯独裁政权,支持对安哥拉、几内亚比绍和莫桑比克人民的殖民战争。北约的支持对这一政权的长期存在起了决定性作用。葡萄牙人民不会忘记,北约曾为限制(1974年)四月革命而向我们施加压力和威胁。无论过去还是现在,葡萄牙参与北约,都是对自身主权和独立的重要限制。解散北约、与北约之外的国家和平相处、要求葡萄牙退出北约的不可剥夺的权利,是保证国家主权与世界和平的关键。

葡萄牙共产党将反对北约侵略政策的斗争,纳入到更广泛的争取裁军与和平的斗争中,包括要求解散北约和华约(成立于北约成立5年后的1955年)等一切政治军事集团。1991年,华约解散了,北约却仍然存在。这证实了北约的帝国主义本质。在此之后,我们看到北约巩固了它的势力,扩展到与俄罗斯接壤的东欧国家,并在全世界范围内扩大干涉。在法西斯主义危险笼罩巴西的情况下,在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所受军事威胁日益增加的情况下,巴西在哥伦比亚之后被接纳为北约“全球合作伙伴”。这尤其表明了这一侵略联盟的性质,以及解散它的必要性。

葡萄牙共产党呼吁人们注意北约与欧盟关系的重要性。这一矛盾的关系,与美国在欧洲巩固和加强政治与军事控制的目的有关。但北约“欧洲分支”并没有受到质疑,这一矛盾正在被用来给这些事情辩护:欧盟正在加强军国主义,为军备竞赛而指数式地增加军费,在“永久结构性合作”(PESCO)的框架下为未来的“欧洲军队”奠定基础。

葡萄牙共产党一直致力于制定“战略概念”,发展制约葡萄牙军队并使其组织标准化的政策,以便其能够胜任保卫国家主权和独立的任务。

葡萄牙共产党坚决反对葡萄牙社会党政府追随帝国主义大国的政策,反对其参与北约的加强和扩大,反对其参与欧盟日益增长的军事化。

争取爱国左翼替代、保卫葡萄牙主权与独立的斗争,同在外交政策和国防问题上遵守《葡萄牙共和国宪法》是分不开的。宪法第7条所写的原则包括:国家独立;和平解决国际争端;不干涉他国内部事务;全面地同时监督裁军;解散政治军事集团;建立集体安全体系,以建立一种能够确保各民族间和平与正义关系的国际秩序。

在纪念四月革命45周年之际,我们不忘主张国家主权与独立,捍卫共和国宪法,为遵守和运用宪法中的解放原则而斗争,得到了广泛的关注。

在当前极右翼、军国主义和战争取得进展的危险国际形势下,团结起来抵抗和斗争是十分重要的。在北约成立70周年之际,在争取裁军、反对帝国主义干涉和侵略(例如在委内瑞拉)、维护《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争取解散政治军事集团的斗争中,我们应当加强进步与和平力量的团结。

以北约为核心的帝国主义侵略战略,正在危害世界和平与人类本身。

解散北约是捍卫和平的必然要求!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葡萄牙共产党网站
译者:Jimmy Jazz
原文链接:http://www.pcp.pt/en/70th-anniversary-nato-intensify-struggle-its-dissolution-disarmament-and-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