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共产党致国际社会的信(2019年6月1日)

致:各国驻喀土穆大使馆和其他外交代表机构、非洲联盟、欧洲联盟、国际媒体

当前苏丹的政治僵局。形势是如何发展的?苏丹共产党的观点。

序言:在下面的短文中,苏丹共产党将尽量说明过渡军事委员会(TMC)夺权以来苏丹的复杂政治形势。我们意在向读者阐明我党立场,并指明我们同“自由与变革宣言力量”(Forces for the declaration of Freedom and Change)的联盟所面临的挑战。

最初,在过渡军事委员会夺取政权之时,我们就立即指出这一委员会是被驱逐的前独裁者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 Bashir)的安全委员会。因此,我们拒绝同过渡军事委员会就除向“自由与变革宣言力量”移交全部政权之外的任何事情进行谈判。“自由与变革宣言力量”是苏丹千百万人民的合法领导者和代表。为推翻世界上最臭名昭著、在人权纪录方面极其不堪的独裁者,“自由与变革宣言力量”在之前五个月中领导了苏丹人民的非暴力抗议运动。

然而,苏丹共产党接下来不得不顺应自己在“自由与变革宣言力量”中大多数盟友的愿望,接受同过渡军事委员会进行谈判。谈判的内容是,向过渡军事委员会也参与其中的新政权移交权力。我们的立场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因此我们不得不面对千百万人民要求真正改变的愿望,不得不面对我党忠实的党员、朋友和支持者的巨大不满。然而,我们受限于“自由与变革宣言力量”的条款和规则,实用主义地选择了这一立场,以保证反对派在“自由与变革宣言力量”领导下的团结。

经历了漫长而艰苦的谈判,“自由与变革宣言力量”同过渡军事委员会在部分问题上达成了一致,内容包括:过渡政府的持续时间、内阁和立法委员会的组成和地位。然而,在最高委员会的组成及其主席人选的问题上,双方的谈判崩盘了。目前,“自由与变革宣言力量”同过渡军事委员会之间的谈判(至少是正式谈判)仍未恢复。

同时,我们对过渡军事委员会的意图、性质、公正性等方面的关切增加了。我们的忧虑包括:

· 在过渡军事委员会统治的短短两个多月里,我们不止一次地看到了对人权的严重侵犯。尽管我们没有指控过渡军事委员会直接导致了这些侵犯,但是我们认为它对未能保护苏丹人民的安全负有责任。此外,我们指出,过渡军事委员会故意取消快速支援部队(Rapid Support Forces)、国家武装部队(National Armed Forces)以及旧政权的安全部队(Security Forces)之间的划分。安全部队仍然活跃,而且逍遥法外。这些不同武装部队之间的不明朗形势,造成了安全方面的真空,使得犯罪和侵犯人权的行为大行其道,而没有人对此负责。在下列地方都发生了对人权的侵犯:

1、2019年4月21日,喀土穆(Khartoum)和达尔富尔(Darfur)的示威

2、2019年4月27日,喀土穆库尔托巴大厅(Qurtoba Hall)的会议

3、2019年5月4日,尼亚拉(Nyala)和达尔富尔的示威

4、2018年5月8日,喀土穆友谊大厅(Friendship Hall)的会议

5、2019年5月12日,国家电力公司总部

6、2019年5月13日,喀土穆体育场(Arena)的大规模静坐

7、2019年5月29日,喀土穆尼尔大道(Nile Avenue)

8、2019年5月30日,喀土穆布利(Buri)

· 在处理旧政权的残余势力时,过渡军事委员会表现得十分不透明、拖延和低效。忠于旧政权的安全部队能够自由地行动和威胁和平示威者,这给我们造成了麻烦。此外,忠于旧独裁者的金融和政治机构以及个人没有遭到严肃的打击。事实上,大部分苏丹外交机构和外交代表都是忠于旧政权的,他们在全世界自由地活动,从国际社会为过渡军事委员会寻求支持和非法的合法性。

· 阿卜杜勒·法塔赫·布尔汉(Abdul Fatah Burhan)将军签署了一些法令,使过渡军事委员会单方面赋予自己更多的权力,包括在国际上代表整个国家。例如,过渡军事委员的成员们在我国周边地区访问了一些国家,以我国人民的名义讲话,进行见不得人的交易,以苏丹人民的名义做出承诺,并从这些国家非法获得金融和后勤方面的支持。过渡军事委员会几乎宣布自己是苏丹的合法政府,并以此名义进行活动。

· 通过许多可疑的方法(包括:拖延权力交接进程;将各方拖入冗长、沉闷、无聊的谈判;在谈判中采取诡诈的、前后不一的立场等等),过渡军事委员会积极地破坏苏丹人民及其自愿领导者“自由与变革宣言力量”的团结。

· 过渡军事委员会公开和秘密地威胁和平示威者,阻碍他们行使合法权利,包括:宣布自己的目标是建立公民政府,并为之继续罢工和实施公民不服从行动。

苏丹人民的梦想是:让苏丹成为自由的、公民的、公正的、民主的国家,并在相互尊重主权的基础上尊重邻国和国际社会,为我国和外国人民谋求和平公正的共同利益。苏丹共产党指出,在与苏丹人民梦想相冲突的利益的驱使下,一些外国政府和公司正在对苏丹内政实行负面而粗野的干涉。

苏丹共产党也从国内外收到了关于快速支援部队及其领导人穆罕默德·哈姆丹·达戈洛(Mohmed Hamdan Dagolo)的确切报道。这些报道证实,快速支援部队正在从一些外国政府得到金融的、后勤的甚至是军事的支持。同时我们看到,苏丹国家武装部队正在被系统地解除武装和边缘化。我们认为,一切企图加强快速支援部队、特别是削弱国家武装部队的计划,都是对我国和平革命的直接威胁,其目的是扼杀苏丹千百万年轻人在我国建立公民政府的梦想。这一危险而不负责任的举动,不但将苏丹,而且将周边地区置于全面混乱和内战的边缘。快速支援部队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而是武装起来的暴徒。他们曾在达尔富尔恐吓和谋杀过成千上万的无辜平民。我们认为其领导人穆罕默德·哈姆丹·达戈洛既是军阀,也是战争罪犯。

我们现在的立场是怎样的?

在要求过渡军事委员会向“自由与变革宣言力量”移交政权的谈判多次失败之后,苏丹共产党号召并支持了5月28日、29日的总罢工。为达到我国人民的目标,我们支持未来的罢工、示威、公民不服从行动和一切其他形式的非暴力抗议。为迫使军政府倾听人民的愿望——建立自由的、公民管理的苏丹,我们号召我党党员以及国内的朋友和支持者,参与未来的罢工、示威等行动。我们还呼吁国外的朋友和国际社会,声援和支持我们的事业,强调和讲明我们争取自由、和平与公正的愿望。

我们敦促国际社会迅速行动,为阻止快速支持部队的武装化而施加最大压力,并推动支持和承认国家武装部队。国家武装部队值得尊敬的青年军官和士兵们,同苏丹人民有着同样的愿望——公民和民主时代下的自由、公正与和平。

最后,我们想借此机会再次向非洲联盟表示感谢和信任。在2019年4月30日的声明中,非洲联盟曾要求将政权和平地移交给公民政府。

我们同样十分欢迎欧盟三驾马车(译者注:欧盟轮值主席国、欧盟委员会、候任主席国)2019年5月21日的声明——敦促尽快结束过渡军事委员会和“自由与变革宣言力量”之间的谈判,将政权和平地移交给“自由与变革宣言力量”领导下的公民政府。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和欧盟的支持,对于苏丹更好的未来至关重要。

近日,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ul Fatah Al Sissi)将军终于对我国人民的愿望表示了一些理解和尊重。这被我们看作是埃及和苏丹两国长期关系的新篇章,其基础是相互尊重和交换共同利益。

苏丹共产党政治局

喀土穆,2019年6月1日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SolidNet
译者: Mud Cake
原文链接:http://solidnet.org/article/Sudanese-CP-Sudanese-Communist-Party-position-on-the-current-situation-in-Sud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