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现代集团工人:誓死捍卫抗争旗帜

2019年5月27日至28日,韩国现代重工集团的几千名工人,发动了全面罢工和占领示威。

  • 刺痛敌人软肋的城东格瑞斗争

昨天(5月27日)下午,现代重工集团的经营层、管理人员和警卫队看到在东边和西边都有工人在活动,他们不得不感到迷惑不解。工人们没有等到31日的股东大会,而是采取了先发制人的行动。

下午2点半,属于全国金属劳动组合(民主劳总制作产业工会:the Korean Metal Workers’ Union)的现代重工工会的几千名工人发动突袭,占领了本馆(即工厂的办公大楼)。资方的视线集中到了本馆,警卫队的一部分也转移到本馆。其他工人占领了31日将要举行股东大会的一心会馆。

在工会执行部的迅速决断、工会成员惊人的纪律性和献身性、集体力量打造的战斗力面前,表现出暴力性的警卫队也束手无策。是的,谁能够阻挡团结的劳动者呢?

  • 在我们的工作岗位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斗争以惊人的气势爆发后,现代重工集团资方立即表示:“怎么会在我们的工作岗位上发生这样的事情……” 并声称“总部被工会暴力侵占、非法占据”等。怎么会在我们的工作岗位上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不就是我们劳动者想说的话吗?毁掉工作的到底是谁?

帮助资本家诽谤工人斗争的报纸

过去几年,包括现代重工在内的造船厂发生了什么事情?发生了一场裁掉几万重工工人的结构调整。仅现代重工集团就裁掉了3.5万人。工人及其家人的血泪像河水一样流淌。得以幸免的工人也日益处于危险之中。许多外包工人甚至被拖欠工资。

但是郑梦准(Chung Mong-joon)、郑基宣(Chung Ki-sun)父子的肚皮都快撑破了。去年,他们的分红就达到了836亿韩元(4.85亿人民币)。现在,为了满足郑氏一家的无限贪欲,公司资方甚至不惜将法人分割。其意图是进行全面的结构调整,将资产价值和核心技术全部转移到中间控股公司,并将巨大的债务转嫁给子公司现代重工。

如果再加上大宇造船海洋(Daewoo Shipbuilding & Marine Engineering : DSME)的收购合并,他们以过剩和重复为借口,展开了多么恶劣的攻击?应该阻止法人分割的理由就在于此。不要再让吸血鬼把工作搞砸了。工人们勇敢地站了起来。

  • 万众一心

果敢地展开占领示威的工人们气势如虹。这一次,他们发誓不再退缩。工人们一边做好抵抗资方进攻的准备,一边继续集会。全国金属劳动组合大宇造船支会长申相基(SHIN Sang-ki)来到人群中,做了斗争发言。晚上,他们与民主劳总蔚山地区总部的工会成员们一起举行了集会。

5月28日民主劳总蔚山地区总部的集会

现代重工也竖起了镇压的爪子。他们以非法罢工为由起诉了13人——对22日上京(在首尔举行的)斗争时进入首尔桂洞公司大楼的13名工会成员提出了诉讼。

很显然,如果在这里被击退,他们真的会疯狂地跳起镇压的剑舞。这不仅关系到结构调整,也关系到民主工会的命运。下午,100多名管理层人员来到现场作秀。显然,这是在为掠夺找借口。

现代重工的劳动者们没有屈服,他们正在聚集起更多的力量。明天(5月29日),将有一场外包工人的摩托车大游行,他们提出将工资提高25%,并停止法人分割。当外包工人们克服恶劣的现实开始行动的时候,正式工队伍应该为了引导外包工人的共同斗争而倾注全部力量。如果外包工同正式工一起战斗,资方将完全被逼入死角。

海报:明日将举行外包工人的摩托车大游行
  • 30日至31日,让我们在蔚山集中斗争!

民主劳总蔚山地区总部从今天开始进入了非常斗争状态——发生公共权力侵害、资方警备和劳务侵害时,根据紧急方针立即进行集结斗争。金属工会也从5月28日开始进入非常斗争。各支部和分会决定中断交涉,工会干部和会员决定在5月30日至31日全力开展阻止现代重工集团股东大会的斗争。

首尔地方法院接受了禁止妨碍股东大会的临时处理申请。今天,首尔警察厅厅长指示严惩暴力示威,并提及现代重工劳动者的斗争。警方表示,已经对民主劳总的6名干部申请了拘捕令,同时对过去的上京斗争也成立了专门调查小组。他们开始聚集自己的力量了。

我们也要把一切力量都集中起来。让我们组织一个全国性的联盟。现代重工的斗争具有正式工人同外包工人共同斗争的无限可能性,是阻止结构调整斗争的头等大事。5月30日至31日,让我们在蔚山集合。让我们用全国的联合斗争誓死捍卫抗争的旗帜。

  • 来源:nht.jinbo.net
  • 译者:李偶然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nht.jinbo.net
译者: 李偶然
原文链接:http://nht.jinbo.net/bbs/board.php?bo_table=online1&wr_id=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