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快讯 | 阿尔及利亚、巴林、以色列、圭亚那

1、阿尔及利亚总罢工迫使总统放弃连任

2月22日,阿尔及利亚人民走上街头,抗议总统布特弗利卡(Bouteflika)不顾政治危机、腐败严重和自身健康问题,谋求第五次连任。3月11日,布特弗利卡宣布放弃再次竞选总统。然而,随着示威活动继续高涨,总统的妥协似乎并没有减轻人民对政权的愤怒。

3月8日,阿尔及利亚发生了28年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活动。警方用催泪瓦斯驱散人群,195人被安全部门逮捕。

国营碳化氢勘探生产运输和销售公司(Sonatrach)拥有12万职工。该公司的工会会员在哈西梅苏德(Hassi Messaoud)和哈西伯克金(Hassi Berkine)油田发动了罢工。

阿尔及利亚是世界第六大天然气出口国。该国的能源行业贡献了30%以上的GDP,以及95%以上的出口收入。能源行业的罢工是政府面临的主要挑战。

此前,全国电力和天然气工人工会(The National Union for Electricity & Gas Workers [Snateg])敦促所有工人参加为期五天的总罢工。该工会秘书长阿布德卡德·科瓦菲(Abdelkader Kouafi)说:“让今天成为新时代的开始吧。我们都上街,不要害怕警察和政府的威胁,要去支持和赞颂人民。(总统)不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不可以开始第五个任期。布特弗利卡的时代过去了,任何对工人的威胁,都将在不久的将来得到审判。”

2、巴林反对派领袖因在推特上批评苏丹总统而入狱

图:易卜拉欣·谢里夫的画像

3月13日,巴林前反对派领导人易卜拉欣·谢里夫(Ebrahim Sharif)因在推特上批评苏丹独裁总统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而被判处6个月监禁。

去年12月25日,谢里夫在推特上号召结束暴政、给苏丹人民自由。他用“苏丹各城市起义”这个词,抨击苏丹政府加剧了局势,恶化了穷人的生活条件。随后,该国基层刑事法院判处谢里夫监禁,以及500巴林第纳尔(约1300美元)罚款,缓期执行。

谢里夫是全国民主行动协会(National Democratic Action Society [Wa’ad]。(译者注:巴林最大的左翼政党,倾向是社会主义和阿拉伯民族主义)的前领导人。该协会今年早些时候被巴林政府取缔。

12月30日,他被公诉人告上法庭,理由是“侮辱一国元首”和要求苏丹总统巴希尔辞职。

巴林人权与民主研究会(Bahrain Institute for Rights and Democracy)强烈谴责这一判决,并要求巴林当局撤销指控。巴林人权与民主研究所负责人赛义德·艾哈迈德·瓦岱伊(Sayed Ahmed al-Wadaei)说:“今天的判决是对言论自由的一记耳光,显示了我国统治家族的偏执。他们不许人们揭露他们的阿拉伯独裁者同伴。”

人权组织称,苏丹的抗议活动遭到了当局的暴力镇压,已有近60人在与安全部门的冲突中丧生。1989年政变上台以来,巴希尔一直统治着苏丹。2009年,他成了被国际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起诉的首位在任总统,罪名是指挥针对达尔富尔(Darfur)平民的强奸、谋杀和抢劫的协调行动。

3、以色列军队阻止消防车救火,致两名巴勒斯坦儿童丧生

3月6日,以色列当局阻止消防队在约旦河西岸希伯伦老城(Hebron’s Old City)救火,造成两名巴勒斯坦儿童丧生。两名儿童分别是3岁的哥哥瓦德·拉巴吉(Waed Rabaji)和18个月大的妹妹马拉·拉巴吉(Malak Rabaji)。另有一名受伤严重的儿童正在希伯伦政府医院抢救。

视频显示,在通向火场的狭窄道路上,消防车遭到了以色列士兵的拦截。尽管当地居民喊道“快为孩子打开大门”,士兵们仍然不为所动,使得消防车无法到达起火建筑,孩子们被困在里面。警方发言人洛伊·阿兹卡特(Loai Arziqat)上校在一份新闻声明中证实,有两名儿童死亡,但没有透露更多细节。

以色列军队经常在占领区拦截紧急车辆。根据巴勒斯坦人医疗救助组织(Medical Aid for Palestinians)的统计,2015年以来,以色列已经123次禁止救护车通过检查站。在同一时期,占领区发生了386次对红新月会(译者注:国际红十字会在伊斯兰世界的分支机构)车队的攻击,105辆救护车受损。

以色列的行为已违反国际法。《日内瓦第四公约》(Fourth Geneva Convention)规定,“占领国必须确保充分的卫生和公共卫生标准,并向被占领人口提供粮食和医疗。”

图:英国消防员工会

与巴勒斯坦消防机构关系密切的英国消防员工会(BRITAIN’S Fire Brigades Union)对以色列国防军的行动表示谴责,并呼吁英国外交部向以色列政府提出正式控诉,要求其确保在非法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上允许人道主义机构的自由活动。

4、英国计划在圭亚那建军事基地,遭当地人民抵制

据披露,英国国防大臣加文·威廉姆森(Gavin Williamson)计划在圭亚那领土上建立军事基地。截至目前,圭亚那政府官员拒绝对威廉姆森的这一计划表态。

圭亚那人民担心本国被用作对邻国委内瑞拉进行军事入侵的中转站。

争取人民胜利组织(Organisation for the Victory of People)的发言人杰拉尔德·佩雷拉(Gerald Perreira)为《斯塔布鲁克新闻》(Stabroek News)撰文警告称,任何基地都只能“建在我的尸体上”。

他说:“我们的人民没能抵抗奴役、人身依附、殖民主义等白人至上主义的行为,因此管理我们国家的新殖民主义代理人能够践踏我们的尊严、主权和独立。我们决不允许这样。”

他还表示,圭亚那人民将抵制英美建立军事基地。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以色列19岁共产主义者因拒服兵役而入狱

图:罗曼·列文在军事基地外活动

贝特·纳巴拉(Beit Naballah)军事基地的卡车司机——19岁的罗曼·列文(Roman Levin),因拒服兵役而被关入第6军事监狱。

列文3岁时(2003年)从乌克兰来到以色列,并在18个月前开始服兵役。服役期间,他加入了以色列青年共产主义联盟(Young Communist League of Israel)。

他说,以色列仍在继续占领巴勒斯坦领土,仍在野蛮对待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居民,因此他拒服兵役。

在去乌克兰拜访亲属期间,他因为自己的犹太人身份而遭遇种族歧视。这一经历使得他更加同情巴勒斯坦人民。

他在法庭上说:“我拒绝参与镇压巴勒斯坦人民。在占领地区,越来越多的犹太人定居点被建立起来,巴勒斯坦人的土地被没收,房屋被拆毁。2006年以来,以色列在占领地区拆毁了超过2000栋房屋。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外,巴勒斯坦人的自由都受到限制。巴勒斯坦护照在世界上排名第189位。而在加沙地带,巴勒斯坦人根本没有什么权利。”

列文说,军队的行动不符合以色列工人的利益,特别是“在加沙地带接连杀害游行示威者之后。”

“《民族国家法》(Nation-State Law)的出台,加强了我的认识。我的结论是,要想反对占领、种族主义和资本主义秩序,就不能为保卫它们的军队服役。”

他抨击以色列政府,“每年在国防预算上花费700亿新谢克尔(约170亿美元),而不是花在教育、卫生和福利领域”,剥夺了以色列工人的美好未来。

他还谴责以色列向各专制政权售卖武器,并直接协助印度政府镇压农民的反抗。

列文警告称,以色列军队是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共同反对资本主义的障碍。他呼吁为没有剥削、压迫和战争的未来而斗争。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晨星报》[英国]
译者:穆青
原文链接:https://morningstaronline.co.uk/article/w/israeli-communist-jailed-for-refusing-to-continue-military-service

加拿大共产党反对终止《中导条约》

图:加拿大共产党的标志

2019年1月31日,美国宣布将暂停履行《中程导弹条约》(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紧接着,俄罗斯也宣布暂停履行该条约。这是一个不祥的预兆,表明世界正走在新军国主义对抗的道路上。加拿大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呼吁各国人民共同施加压力,以扭转这种滑向灾难的趋势。

从1960年起,直到10年前,美国和苏联(或俄罗斯联邦)共达成了超过12个限制核试验、核武器以及外太空导弹防卫活动的协议。自1986年至今,这两个政治集团拥有的弹头总数,从约63000枚降低至8100枚。《中导条约》是一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协议,是第一份将一整个武器种类(中程和中短程导弹)列为非法的协议。废除这一协定,为废除其他国际军备控制协定开了危险的先例。在上个世纪,这些协定曾试图让世界变得更安全。美俄相继暂停《中导条约》的根源,在于2001年美国退出《反弹道导弹条约》(Anti-Ballistic Missile treaty),以及随后美国和北约在俄罗斯边境附近部署导弹防御系统。这些帝国主义的压力迫使俄罗斯提高了自己的防御能力。特朗普政府又借此为暂停《中导条约》辩护。

与此同时,美国能源部已经开始生产一种据称“威力较小,可以使用”的低产量核武器,其威力约为广岛原子弹的三分之一。这些武器在今年年底之前就可以完成部署准备,这些弹头模糊了核武器和常规武器的差别,并将开启核不稳定的新时代。约束这个星球上最具危险性的武器的协议正在被废除,而与此同时,新技术——包括可以攻击核指挥和控制体系的网络武器——也在快速发展。

其他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同时也在扩充它们的武器库,而这些对手之间几乎没有能够沟通的渠道,特别是美国和俄罗斯这两个拥有世界90%以上核武器的国家。核事故或失误的可能性似乎水涨船高。正如美国国家情报总监(director of US National Intelligence)2018年2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所述,“现在国家间冲突包括大国冲突的风险,比冷战结束后的任何时候都要高。”然而,唐纳德·特朗普和反对控制军备的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却谴责任何对美国所谓核主权的限制。

加拿大共产党呼吁结束这一走向核毁灭的螺旋。加拿大联邦政府应当要求特朗普接受俄罗斯的提议,开始新的军备控制谈判。《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Strategic Arms Reduction Treaty)要求双方减少已部署的核弹头,从2010年时最多的2200枚降低到今年的1550枚,但这一协议将在2021年到期。另一个迫切需要是在美俄之间展开军事对话,重点是避免可能导致战争的事故和误解。所有拥核国家都需要采取负责任的行动,来扭转这种走向不稳定的危险新时代的趋势。当今世界需要处理迫在眉睫的全球气候变化危机,还要制止和扭转核军备竞赛的扩张趋势,这些对人类的长久生存至关重要。

加拿大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特别决议

2019年2月10日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加拿大共产党网站
译者:Jimmy Jazz
原文链接:https://communist-party.ca/statement/3031

韩国正义党简介

图:韩国正义党的标志

“正义团队”,我们与众不同。

正义党(Justice Party)承诺团结一致,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政党。

1

我们,正义党,继续发扬反对压迫与剥削的激进政治光荣传统,把它作为劳动者的希望之光和全体公民对公正社会的梦想。

我们于2012年成立了进步正义党(Progressive Justice Party),2013年更名为正义党。

正义党是为劳动人民服务的党。我们党注重通过广泛的团结来保护和扩大全体劳动人民的权利。

正义党是一个由现实主义的理想家组成的党。在追求理想的同时,他们也寻求现实可行的改变。

正义党坚信民主的原则。实现社会进步的最好方式是民主,韩国的真正变革可以通过政治来实现。

2

正义党为建立公正的福利国家而奋斗。这是正义党为其执政后的韩国社会设想的具体愿景。

公正的福利国家将在每个人生活的任何阶段,为其提供公平的环境,让其能够追求幸福生活和个人发展的公平机会。

正义党也将为揭露并节制市场和资本家的肉食性而努力。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正义党将在借鉴国外进步政党在自由、平等、团结、生态、和平等方面的实践经验,以及其他福利国家在社会民主方面的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创造性地发展适合于21世纪韩国的制度。

3

正义党对公正福利国家的七大愿景如下:

(1)实行民主政治改革,建立强大的党

(2)对韩国资本主义实行民主改革,建立替代经济结构

(3)环境可持续性的社会

(4)使公民拥有全面的权利,扩大劳动者的权利

(5)没有歧视的社会,每个人都得到尊重

(6)对个人生活各阶段、各领域的全面福利支持

(7)成为东亚和朝鲜半岛和平的先锋

韩国正因韩国财阀和外国金融资本家建立的赢者通吃体制而遭受着痛苦。上述七大愿景是我们从根本上改变韩国的详细设计。

我们将努力创造一个超越独裁和新自由主义造成的两极分化和不平等的韩国——在那里,每个人都能过上不受歧视的体面生活。

我们要让韩国成为一个自然与人类共存的国家。我们将为朝鲜半岛的和平而努力,使南北双方能够为共同繁荣而合作。

4

正义党有35000名党员,党属于他们。他们都是渴望公正福利国家的公民和劳动者。

正义党的权力来自于它的党员。

正义党实行多种多样的党员参与制度,从而实现以党员为中心的党内民主,例如:

每个党员都有权提议全体党员投票。

全体党员都有权竞选党的领导层。

党的领导层和候选人由党员选举产生。

我们最近建立了表决领导层制度,并将为扩大党员民主而做出更多的政治实践。

5

党员也在积极参加全国各地100多个地方委员会的党的活动。

党员还积极参加各种小组委员会,例如性别平等委员会、残疾人权利委员会、性少数权利委员会、学生和青年委员会。

正义党在国会中有6名议员,并在此基础上开展活动。

虽然我们的议员人数不多,但我们的作用并不亚于两大主要政党。

6名国会议员及其各种形式的立法活动得到了人民的广泛关注。他们的立法活动与1987年后30年来主导国会的两大主要政党不同。

18名地方议会议员的活动同样引人注目。

尽管享有特权的当权派在全国各地地方议会中占主导地位,但正义党的地方议员正在为实现公民自治而努力。

6

成立以来,正义党显示出了持久的生命力。

2017年7月,李贞美(Lee Jeongmi)成为党的第四代领导人。之前的领导人分别是:2012年的鲁会灿(Roh Hoechan)和曹准好(Jo Junho),2013年的千皓宣(Cheon Hosun),2015年7月的沈相奵(Sim Sangjung),2015年11月的沈相奵、罗景埰(Na Gyungche)和Kim Sekyun。

在此期间,正义党发展迅速。

我们正在树立一个有影响力的党的形象,党员人数、地区组织、全国支持率和在国会的影响力都在不断增长。

2017年的烛光革命(译者注:推翻朴槿惠的运动)和第19届国会选举为正义党开辟了新的可能性。妇女、青年、临时工和性少数群体,都向正义党涌来。他们合在一起构成了我们社会的大多数,却被排挤出了主流政治。

7

随着党的第四代领导人的就职,正义党正在为韩国政治开辟新路。

我们将结束以赢家为中心的韩国民主实践——在这里,社会经济上处于不利地位的人没有自己的代表。我们将努力实现服务于每个人的民主,使被排除在外的多数人重获关注,并努力实现使我党成为执政党的每一步计划。

正义党是一个真正的反对党,愿在真正的改革中合作,但批评不充分的改革。我们完全反对任何反对烛光革命改革要求的反改革运动。

8

此外,在这个灾难性变革的时代,正义党将成为韩国政治变革的推动力。

我们将努力改革现存韩国政治,它是对烛光革命的最大威胁。我们要彻底改革烛光革命前的旧政治秩序。

正义党将在倡导和实践“2017年平等共处制度”方面发挥领导作用。我们将为收入增长添加“工业民主”,启动“由劳工领导的增长”政策。

我们将坚持“反战”和“朝鲜半岛无核化”的道路。我们还将继续朝着“零核能依赖和后核时代”的方向而努力。我们将开启“性别平等时代”。

作为国会中唯一能够全面完成烛光革命所提出任务的党,正义党将继续奋斗。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韩国正义党网站
译者:穆青
原文链接: http://www.justice21.org/newhome/eng/index.html

一周快讯 | 土耳其、西班牙

1、土耳其称将与伊朗共同打击库尔德工人党

土耳其内政部长苏莱曼·索依卢(Suleyman Soylu)3月6日宣布,土耳其和伊朗准备联合行动,打击土耳其东南部的库尔德武装。关于联合作战的细节没有被披露。索依卢称,两国已经在商讨怎样打击库尔德人。但是伊朗革命卫队否认了这一消息。

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此前曾表示,将把藏在伊拉克的库尔德武装作为打击目标。2017年,有消息援引埃尔多安的话称,土耳其和伊朗联合打击库尔德武装“一直在日程上”。

上世纪80年代以来,土耳其政府一直在与库尔德工人党作战,直到2013年双方宣布停火。土耳其政府曾与被监禁的库尔德工人党领导人阿卜杜拉·奥贾兰(Abdullah Ocalan)举行和平谈判。但两年后,谈判被土耳其政府武断地抛弃。

2004年以来,库尔德斯坦自由生活党(Party of Free Life of Kurdistan,PJAK。译者注:被认为是库尔德工人党的伊朗分支)一直在为伊朗库尔德斯坦的自决权而同宗教政权战斗。该党许多成员被德黑兰政府逮捕并处决。

索依卢还称,“恐怖组织正处于其它史上最困难的时期。” 土耳其本月底将举行重要的地方选举。他关于联合作战的声明,可能是为了将人民民主党(People’s Democratic Party,HDP)同被土耳其政府视为恐怖组织的库尔德工人党联系起来,从而在选举中反对人民民主党。

2、土耳其化妆品工厂的工人誓言继续斗争,直到胜利

在国际妇女节这天,土耳其一家化妆品工厂的工人们加大了抵抗力度,誓言要继续斗争直至胜利。

在伊兹密特(Izmit)盖布泽工业园区(Gebze Industrial Zone)芙洛玛(Flormar)化妆品工厂,妇女们已经持续斗争了近300天。

她们因加入工会而被解雇,正在要求回到原来的岗位。在加入了土耳其石油-化工-橡胶工人工会(Petroleum, Chemical, Rubber, Workers’ Union of Turkey)后,115名妇女被解雇。该工会是得到政府承认的工会。

那些为她们的立场欢呼和鼓掌的人也被开除,因为他们“以不符合正义和承诺的方式支持在休息时间或其他时间非法示威的人,破坏工作环境的和谐。”

芙洛玛的老板拉起电网,以阻止妇女们向其他工人喊话。老板还雇佣工贼以代替被解雇者。

工人们呼吁国际社会联合抵制芙洛玛的产品以及它的母公司叶露芝(Yves Rocher)。

在接受土耳其网络媒体采访时,该行动的领导人之一比安特·皮纳尔·库卡(Bianet Pinar Koca)强调了国际妇女节的重要性,还说工人们要求回到他们的工作岗位上去。

“通过抵抗,我们明白了团结和联合的价值。我们学会了捍卫自己的权利,也看到了我们作为工人是多么孤立无援。有些人支持我们,但那些有必要和我们站在一起的人(译者注:指政府)不在我们这一边。”她说。

库卡警告称,政府正站在老板一边否认工人们的权利。“这是我们抵抗的目标。政府应当教育老板不要随意解雇工人。3月8日是要求拿回自己劳动价值的日子。”

3、西班牙500万妇女罢工游行

“如果我们停止,世界就会停滞。”在3月8日国际妇女节这天,西班牙各地的妇女组织和工会组织了席卷全国的罢工。

在西班牙工人委员会(CCOO。译者注:西班牙最大工会,一百多万会员)和西班牙劳动者总联盟(UGT。译者注:西班牙主要工会,由西班牙工人社会党领导)的支持下,全国爆发了至少1400场游行。工会估计,在120个城市和城镇共有530万女性参加了游行。

数据显示,西班牙的性别收入差距是14.2%,比欧盟平均水平低2个百分点;去年有47名妇女,2003年以来至少有975名妇女,被她们的伴侣和前伴侣杀害。

西班牙工人社会党政府的总理佩德罗·桑切斯(Pedro Sanchez)称:“只有女权主义可以帮助我们终结对女性的暴力,并实现真正的平等。”

得到大部分进步人士支持的3月8日游行,遭到了保守主义和反动政党的强烈抵制。

西班牙人民党(Popular Party,简称PP,西班牙右翼政党)谴责“左翼女权主义”,称这一游行是由左派组织起来的。极端保守主义天主教团体哈兹奥尔(Hazte Oir)则用装饰着希特勒画像的大巴来巡游西班牙,以反对他们所称的“女性纳粹”(femi-nazis)。极右翼的Vox党也同3月8日的活动保持了距离,称“这次游行不是为了妇女,而是为了投机分子和游说团体。”

西班牙《国家报》(El Pais)等4个媒体的8000多名员工,签署了一项名为“女记者罢工”的宣言,以声援妇女节的罢工。宣言中写道:“通常情况下,我们自己不是新闻报道的标题。但在这个日子,我们要用自己的力量发出声音。西班牙最知名的一些电视台和电台的记者今天不会上节目。《国家报》的女性们将从文章下摘掉署名,加入罢工,上街示威,要求有效的平等,在我们已经争取和赢得的权利上决不后退一步。”

4、西班牙人民共产党更名西班牙工人共产党

2019年3月3日,西班牙人民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在马德里召开会议,决定更名为西班牙工人共产党(Communist Party of the Workers of Spain,PCTE)。

2017年4月以来,有两个组织均以西班牙人民共产党的名义活动,且均为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的成员。这种情况造成了一些混乱。(对于两派的具体分歧,编者尚不完全清楚。)

已经更名为西班牙工人共产党的组织,是欧洲共产党和工人党倡议(Initiative of Communist and Workers’ Parties of Europe)的成员。该党总书记为阿斯托尔·加西亚(Astor Garcia),机关报为《新道路》(Nuevo Rumbo),青年组织为西班牙共产主义青年集体(Collectives of Communist Youth)。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以色列警方公布5起奴隶劳工贩卖案件

2010年以后,警方首次承认5名在以色列工作的外国人受害于奴隶劳工贩卖。警方已经对他们的雇主进行了三次刑事侦查,他们涉嫌将受害人拘禁在类似监狱的环境中,并强迫他们无偿劳动。

全部5名亚洲籍男性受害者都已被安置在收容所。目前,警方正在调查他们被拐卖到以色列的情况:是谁“买下”了他们,并没收了他们的护照。调查已经进行了几个月。

警方找到了初步证据,证实这些人是人口贩卖的受害者,他们被带到以色列后遭到拘禁和奴役。这一罪行的最高刑罚是16年监禁。

其中一起案件是几个月前发现的,受害人是一名泰国籍工人。他在以色列南部的一个加油站被发现,情况很严重。另外两起案件是由社会福利组织通知警方的。

亚洲籍护理人员在特拉维夫抗议


尽管很少有人承认男性是人口贩卖的受害者,但劳工权利组织表示,在以色列,以类似条件使用外籍奴隶劳工的事件有数千起,这5起案件只是冰山一角。

人权组织“外籍劳工热线”(Kav La’oved– Worker’s Hotline)的律师迈克尔·塔杰尔(Michal Tadjer)告诉《国土报》(Haaretz):“当局开始着手确认以色列现代奴隶制度的受害者,对此我们表示赞赏。我们认为,这5起案件并非稀少而极端的例子,而是普遍现象的代表。”

“多年以来,由‘外籍劳工热线’领导的民间社会组织一直对这种极其危险的用工形式发出警告。这种形式很容易走向真正的现代奴隶制。这些形式不仅存在,而且在过去2年中有扩大的趋势。”

塔吉尔说,如果以色列能够禁止这样的雇用行为——包括付给中间商的天文款项,为特别雇主关押被贩卖的工人并阻止他们逃离——对“一个遭受长久以来被证明为易受剥削的人群”而言,是一件好事。

工人权利组织不断抨击内政部及其下属的人口与移民局,抨击政府在农业就业领域缺乏相关监督。

“外籍劳工热线”估计,大约有2.5万名东亚籍工人在以色列务农,其中大多数来自泰国。该组织指责农场主为工人提供恶劣的条件,支付低于最低水平的工资,并利用工人不懂希伯来语而向他们隐瞒自己的权利。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 以色列共产党网站
译者: 高山 
原文链接:http://maki.org.il/en/?p=17579

2019年妇女节 | 世界工联妇女委员会声明

图:世界工会联合会反对一切形式的排斥、不平等和剥削

世界工会联合会(World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在这一口号下纪念2019年3月8日国际劳动妇女节:

“世界工会联合会反对一切形式的不平等,反对一切形式的剥削。”

1857年,纽约纺织女工罢工,要求提高微薄的工资,缩短劳动时间,实行同工同酬,获得平等的社会权利。162年后的今天,劳动的、失业的以及年轻的女性所面临的形势仍然严峻:失业;弹性工作;自己和子女缺乏免费的高质量医疗服务;来自工作场所内外的心理压力和暴力。

贫穷,以及为了大垄断集团的利益而发动的战争,制造了千百万难民,其中一半是女性。在前往目的地国家的途中,她们遭受着暴力和虐待,一些人被迫卖淫。

自成立以来,世界工会联合会一直坚定地为劳动妇女的平等权利而斗争,为他们在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地位而斗争。和往年一样,我们同劳动妇女战在一起,支持她们的要求:

“提高我们的权利!击退资本主义的进攻!打败法西斯势力!

体面的工作,在工作中得到尊重。

同工同酬。

给所有人提供生育津贴。

给所有人提供社会福利。

工作场所的健康和安全。”

争取实现这些要求的斗争,以及反对卖淫和贩卖人口的斗争,一直是世界阶级工会运动的中心。

我们一贯强调,要根据工作的地点和部门,把越来越多的劳动妇女组织到工会中去;她们要以不可或缺的角色参与战斗倡议;在各类组织中要有她们的职务。

为让劳动妇女积极参与工会的生活和行动,世界工会联合会为妇女问题加强了协调和动员。去年3月8日,我们在巴拿马召开了世界劳动妇女大会,选举产生了新的世界工会联合会妇女委员会;去年11月,我们在巴林举行了阿拉伯国家劳动妇女会议;我们还将于2019年3月11日至12日在墨西哥举行中美洲劳动妇女会议。这一类活动,使得五大洲妇女能够交流关于工作和生活条件的经验,并能够发出协调和战斗的倡议。

世界工会联合会向委内瑞拉、巴勒斯坦、叙利亚、古巴、尼加拉瓜、孟加拉国的劳动妇女和人民致以声援,向为反对资本主义剥削和帝国主义干涉而战斗的全体人民致以声援。我们向重获自由的巴勒斯坦女孩——阿赫德·塔米米(Ahed Tamimi)致敬,她已经成为巴勒斯坦斗争的标志。我们向重获自由的世界工会联合会主席团成员——来自危地马拉的朱莉娅·安帕罗·洛坦(Julia Amparo Lotan)致敬。

我们向五大洲的全体劳动妇女致敬,她们正在自己的工会中,在世界工会联合会的队伍中,为稳定的、有权利的工作而斗争,为没有剥削、帝国主义战争和贫穷的世界而斗争。

我们号召世界工会联合会的所有分支机构和朋友们,组织纪念国际劳动妇女节的活动,并强调:必须保卫她们的权利和社会地位,必须为终结剥削和资本主义野蛮而斗争。

世界工会联合会妇女委员会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 SolidNet 
译者: Mud Cake 
原文链接: http://www.wftucentral.org/wftu-declaration-on-the-international-working-womens-day-8-march-2019/

巴基斯坦共产党对印巴冲突的声明

巴基斯坦共产党关于巴基斯坦、印度两国之间持续不断的沙文主义的声明

目前,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沙文主义狂热的升级,在这一地区制造了毫无意义的对抗氛围。跨境炮击和空中轰炸,完全是空气中浪费国家财富。毫无疑问,这种紧张局势最符合宗教狂热分子和军事机构的利益,但这与两国人民的福祉毫无关系。在印巴两国,超过7亿人忍受着饥饿和贫穷,许多人没有工作。为了在野蛮的资本主义制度下生存,农民、工人和失业者们背负着沉重的债务。他们有的被逼自杀,有的被迫卖儿卖女,还有的被迫出卖身体。

在这样的条件下,两国统治阶级从不为公共利益付出什么,他们应当感到可耻。这种不宣而战的疯狂行为,只是军方获得更多军事预算的借口。

两国的所谓民选政府,不过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它们都服务于帝国主义主子和军火商的利益。

巴基斯坦共产党强烈反对两国之间持续不断的好战氛围。巴基斯坦共产党认为,印巴两国是孪生邻国,两国之间的所有问题都必须通过和平共处的政治对话加以解决。两国都应当为反对贫穷、疾病、失业、无家可归现象、法西斯主义、日益增长的狂热和道德退化而斗争。

出于这个原因,两国共产党、进步力量、爱好和平民主的力量,应当一致地向本国统治者和军事机构施压,以便避免战争,代之以和平、工作岗位以及两国人民之间的和睦相处,将所有资源用于增进人民福祉,而不是用于制造战火。

巴基斯坦共产党政治局

2019年2月27日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 SolidNet 
译者: Mud Cake  
原文链接:http://www.solidnet.org/article/CP-of-Pakistan-CP-of-Pakistans-statement-on-the-ongoing-jingoism-between-Pakistan-and-India/

一周快讯 | 苏丹、巴勒斯坦、玻利维亚、委内瑞拉

1、苏丹多个城市再次示威

2月26日,苏丹多个城市的抗议者再次集会,无视禁止公开示威的紧急状态法令。此前数月,安全部队对要求总统巴希尔下台的抗议活动进行残酷镇压,造成数十人死亡。

2月26日集会的发起者是苏丹专业人士协会(Sudanese Professionals’ Association),一个与独立工会相关的组织。在与首都喀土穆(Khartoum)隔尼罗河相望的城市恩图曼(Omdurman),大部分示威者是女性。

苏丹总统奥马尔·巴希尔

1989年政变以来,巴希尔一直掌握着政权。2月25日,他赋予安全部队更多权力——搜查建筑物、限制运动、暂停公共交通、不经正当程序逮捕嫌疑人以及没收财产。

示威的发起者专业人士协会表示,紧急状态不符合宪法,也无法停止抗议活动。该协会称,“我们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胜利。”律师阿马尔·埃尔赞(Amal el-Zain)表示,紧急状态法令是“旨在恐吓抗议者及其家人的绝望决定。”

2、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确认以色列士兵射杀平民

2月28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表调查报告称,在去年巴勒斯坦人于加沙边境举行的“回归大游行”中,以色列士兵故意向平民开枪,可能犯下了反人类罪。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立的调查委员会称,从大规模抗议开始的2018年3月30日到12月31日,共有189名巴勒斯坦人被实弹射杀。在历史上,超过6000名巴勒斯坦人被以色列军队的狙击手射杀。

这些抗议活动的焦点是,联合国承认巴勒斯坦人有权返回在1948年以色列建国期间被剥夺的土地和家园。该委员会表示,这些抗议活动是和平的,并非以色列所说的武装组织发动的恐怖活动。

2月23日,加沙街头,被射杀者的送葬现场

调查委员会成员、孟加拉国律师萨拉·侯赛因(Sara Hossain)说:“我们的意思是,他们故意射杀儿童,故意射杀残疾人,故意射杀记者。”在被以色列军队射杀的人中间,还有为伤者提供急救的医护人员,包括21岁的护士拉赞·纳贾尔(Razanal-Najjar)。

调查委员会称,即便是在今天,以色列仍需要采取更多行动,让受伤人员获得适当的医疗救助。该委员会敦促以色列政府对这些事件进行“有意义的”调查。该委员会还批评了统治加沙地带的伊斯兰组织哈马斯(Hamas),称该组织没有阻止人们使用可能引发火灾的燃烧风筝。

以色列外交部长卡茨(Katz)称,特拉维夫(以色列政府所在地)完全拒绝这份报告。他补充说:“人权理事会的荒谬剧场,又制作了一份对以色列怀有敌意、错误和偏见的报告。”他还说,“没有人能否定以色列的自卫权。”

统治加沙地带的哈马斯称,报告显示以色列犯下了战争罪。哈马斯发言人巴塞姆·纳伊姆(Basem Naim)要求国际社会对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负责。

该报告的根据,是对受害者、证人、政府官员和社会各界的325次采访和会见,以及8 000多份文件。调查委员会表示,它得到了15个以色列组织的帮助,其中包括非政府组织,但没有得到以色列政府的帮助。

3、玻利维亚推出全民医疗

玻利维亚总统埃沃·莫拉莱斯(Evo Morales)启动了“统一卫生系统”(Unified Health System [SUS]),预计将惠及500万人,从而使玻利维亚将成为向最贫困公民提供免费医疗的国家。

玻利维亚总统埃沃·莫拉莱斯

在3月1日于科恰班巴(Cochabamba,玻利维亚城市)召开的开幕会议上,世界卫生组织(WHO)发言人费尔南多•利恩斯(Fernando Leanes)称,“统一卫生系统”将覆盖玻利维亚至少70%的人口。

“在公共卫生和集体卫生方面,其结果都是卓越的。从降低婴儿死亡率、儿童营养不良、专业助产人数、控制疾病和人口寿命等方面,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变化。”他承认,自2006年以来,玻利维亚在卫生方面的支出增加了两倍。

莫拉莱斯在2014年的选举中做出了关键的承诺。他当时承诺,实行为没有医疗保险的人提供医疗服务的制度,其中许多人生活在偏远的农村地区。

“统一卫生系统”将使用包括移动电话和远程线路在内的新技术,改善偏远社区获得专门医疗服务的机会。卫生部的一份声明称,“目前,我们有46个远程医疗中心通过TupacKatari卫星连接,294个中心通过光纤连接。”

根据世卫组织的统计数据,在莫拉莱斯担任总统期间,玻利维亚是在降低极端贫困水平方面做得最多的拉美国家。为使“统一卫生系统”可持续,政府已拨款2亿美元,用来改善设备、器材和基础设施。

民意调查显示,在定于10月举行的总统选举中,莫拉莱斯显然是最受欢迎的。如果竞选成功,这将是他的第5个任期。最高法院裁定,尽管反对派组织抗议,他仍有资格参选。

4、委内瑞拉数十万人游行捍卫玻利瓦尔革命

2月27日,数十万人走上加拉加斯(Caracas,委内瑞拉首都)街头,声援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要求捍卫乌戈•查韦斯(Hugo Chavez)的政治遗产和玻利瓦尔革命(Bolivarian Revolution)。

2月27日,支持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的示威

这天是1989年加拉加斯起义30周年纪念日。当时,成千上万的委内瑞拉人“打破了帝国主义的锁链”。

加拉加斯起义被视为玻利瓦尔革命的开端,最终导致1999年乌戈•查韦斯当选总统。玻利瓦尔革命改变了数百万委内瑞拉人的生活,使他们摆脱贫困,获得免费医疗和教育。

石油和天然气工人统一联合会(Unitary Federation of Petroleum and Gas Workers)的米格尔·埃雷拉(Miguel Herrera)说:“我们正在捍卫玻利瓦尔革命和乌戈·查韦斯的遗产。这次示威是我们传统和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苏丹共产党的发言 | 第20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

苏丹共产党的发言

(Sudanese Communist Party)

第20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

2018年11月·雅典

亲爱的同志们,

我们代表我们党的领导层和全体党员,祝第20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取得成功。同时,我们向庆祝建党百年的希腊共产党的同志问好,并向他们祝贺。事实上,希腊共产党对我们会议的建立和进一步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作出了巨大贡献。

我们对他们所做的一切表示感谢,同时对其他友党所作的公认努力表示感谢——他们或在最初的困难时期提供了帮助,或主动提出在自己的国家举办我们的会议。如果没有千百万人民、共产党员、工人、共青团员和民主人士的奉献和牺牲,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就无法跨越这样的距离,就无法成为国际政治中的重要部分,就无法成为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和争取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的斗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世界的每个角落,红旗都再次被举起。

我们已经度过了欧洲社会主义建设失败所造成的最初倒退阶段。每个党都饱含决心,继续斗争。在本国和国际层面,它们继续同帝国主义战争、剥削、反动阴谋、军事干预、军备竞赛和环境破坏作斗争。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正在逐步回应人民的基本要求。我们没有低估敌人给我们造成的巨大困难,以及我们各党在一些问题上存在的分歧。但是,我们认为,通过我们的多边和双边会议,可以促进共同行动和相互理解。

亲爱的同志们,

国际形势的发展表明,资本主义的结构性危机正在继续加深,帝国主义正在加强进攻,尤其是用军事手段——战争和干涉——让人民日益增长的斗争屈服。这种形势,导致了全球力量洗牌的复杂过程的发展。

在这种背景下,美帝国主义正在寻求经济上和地缘战略上的侵略。例如,在针对欧洲、俄罗斯、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战争中实施“美国优先”的政策;在中东地区实行帝国主义侵略;反对巴勒斯坦人民的正义事业;在拉丁美洲,企图颠覆委内瑞拉的爱国政权,并继续对社会主义古巴实行非法封锁。它还在非洲和远东加强自己的军事存在。

美帝国主义正在推动军备竞赛,加深可能导致军事对抗升级、危及世界和平的紧张形势和挑衅。同样重要的是,在欧洲和拉丁美洲,极右翼和法西斯势力正在增长。

借此机会,我们向正在同帝国主义、反动阴谋和侵略行径作斗争的所有人民——巴勒斯坦、叙利亚、也门、利比亚和伊朗的人民——表示声援。我们向伊拉克人民取得的进步致敬。我们支持古巴人民和拉丁美洲的革命和民主力量。我们支持南非的同志们,并向他们问好。我们向争取民族和社会解放、反对帝国主义和反动统治者的非洲人民的斗争致敬。

亲爱的同志们,

我国被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的独裁政权统治,已经有接近三十年了。由于他们掌握了全部国家机器,国家已经到了各方面彻底崩溃的阶段。不得不提的是,自从现政权1989年上台以来,苏丹镑已经贬值了1000%。

苏丹政权不仅经济破产,而且在卫生、教育和运输系统以及公务员制度上也彻底恶化和崩溃。在过去几年中,进行了重大的政府改组。每届新政府都承诺解决长期以来的问题,但所有这些承诺都被抛弃,危机继续深化和蔓延。苏丹危机的原因在于政权本身。

巴希尔(译者注:苏丹总统)政权不仅破坏国家,还继续用铁拳统治这个国家。它的支柱是安全机构和民兵。只有通过镇压、恐吓、拘留、监禁、酷刑、绑架和杀害反对者,它才能继续掌权。它对达尔富尔、科尔多凡和青尼罗河地区(Darfur, Kordufan and the Blue Nile)的人民发动了军事行动。在2013年9月苏丹港、马纳瑟尔地区和喀土穆(Port Sudan, Manaseer area and Khartoum)的起义中,现政权镇压手无寸铁的平民,开枪打死数百人。

它顺从于帝国主义和地区反动派,完全执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命令,将所有公共部门设施出售给外国和本国资本。它没收人民的土地,并将数千英亩的肥沃土地租给了海湾国家、土耳其和中国。它破坏了国家的独立主权,屈服于美国施加的压力,让美国中央情报局在苏丹设立了欧洲以外的最大站点,成了“非洲司令部”(Africom)的一部分,还派遣苏丹军队协助沙特入侵也门。尽管一直遭受镇压,我国人民仍然坚决地反对当权者,以赢回自己的权利。我们党正在动员群众,在推翻现政权的斗争中,建立各反对派力量的巩固联盟。最近的(译者注:2018年)一月起义不仅暴露了政权的软弱,也证明了人民群众为自身权利而斗争的意愿。

我们党的一项重大任务,就是加强党的队伍建设,以便使动员组织工人阶级并与农民建立联盟成为可能。同时,党继续加强革命知识分子、民主青年和学生、妇女运动与工农联盟的作用。这是建立民族民主阵线的过程,它将使群众在漫长斗争(这一斗争的顶峰是导致公民不服从的政治总罢工)的过程中结成广泛的联盟。这样才能瘫痪和推翻现政权,之后建立的民主人民政府将会为民族民主革命的任务铺平道路。借此机会,我们再次感谢一月起义期间支持和声援我们的各兄弟党——你们束缚了当权者的手脚,推动释放了我们党被拘留的领导人。

苏丹共产党的标志

亲爱的同志们,

苏丹共产党一直积极参与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由于财政情况所限,我们总是缺席,特别是在拉丁美洲开会时。然而,苏丹共产党每次参会时,都尽力促进会议的成功举办。

尽管国际会议取得了许多成就和成功,但仍有改进的空间。我们认为,在第20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这个场合,我们应当就如何进一步推进我们的会议,使之更有成果、更具代表性、更有效率,使之与非洲、亚洲、拉丁美洲人民的斗争更相关,提出必要的建议和交流新想法。当然,欧洲仍然是共产党和工人党在人民斗争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地区。但是,这并不能否定其他地区的重要性。

在第15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期间,我们党在这方面提出了一些建议。在一些问题上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另一些问题还需要进一步讨论。

1、苏丹共产党建议国际会议,就具体问题和专题进行更具体的讨论。过去一些会议讨论了一些具体的问题,如共产党人和工会等。重要的是,要更进一步,就环境保护、军备竞赛等问题交换意见。我们认为,讨论中东局势,不应仅仅从声援的角度出发,而且有必要从这样的角度出发——我们的运动如何看待正在发生的对抗,寻求广泛的出路,并阐明这一局势与各国普遍矛盾之间的联系。

对涵盖一切的一般话题进行讨论的传统,既无助于讨论,也无助于深刻的意见交换。

2、共产党和工人党的工作和斗争,是在各自不同的困难条件下进行的。没有一个标准能够用来证明这个或那个党可以参加我们的会议。我们建议,不应接受一个党的否决;由来自同一地区的各党来提出具体问题,可能更加合适。

3、尽管工作组的各成员党都很受尊重,但工作组远远不能成为国际运动的真正代表。首先,它由欧洲各党主导。其次,一些国家有两个党参与了工作组,而其他地区的党很少参与工作组。这就是苏丹共产党呼吁解决和纠正这种不平衡的原因。这是必要的,因为非洲和中东地区各党的力量有所增加。

4、以往的会议在某些时候,批准设立了团结基金,以资助那些无力参加国际会议的党。在基金的资助下,他们可以来参会。苏丹共产党希望找解决这一重要问题的方法。

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 SolidNet 
译者: 穆青  
原文链接: http://solidnet.org/article/20-IMCWP-Written-Contribution-of-Sudanese-CP/